終於~~在跨越了一個死神界的紀元後,不良師徒再次上線啦!!

這次的封面構圖,疑似「分手X」現場?想知道實況 跟著阿編一起追蹤下去!

書名:不專業轉職死神和不良教師02

作者:咪兔

繪師:TaaRO

上市日:11/24 

定價:NT210

文案:

不管是阿秋、死神九四七八,

他記憶的斷層,都只跟那個男人有關……

一覺醒來,夢寐以求的轉職死神證突然入手,

阿秋還來不及品味脫離萬年補考的惡夢,

就收到了師父的「分手」宣言,

限期「淨身出戶」的最後通牒。

然後,他要繼續感恩seafood!?讚嘆seafood!?

房子、死神戒……

留下有關死神的一切種種,

還有一個天真的傻瓜,

死神界的傳奇死神零零八,

正式卸下死神身分……

  來到廚房,看見阿秋忙碌的背影,軒莞爾一笑,從一旁的櫃子裡翻出一件看起來沒穿過幾次的圍裙。

  那是他之前買給阿秋的禮物。

  只不過,他家小徒弟似乎不怎麼喜歡穿圍裙……或者,似乎是不怎麼欣賞他這個師父的品味。

  「……師父?」

  感覺到背後有人,阿秋下意識地回頭。

  「……別動。」

  軒將手上的圍裙套住身前那男人的脖子,手指順著他的背脊滑到腰線的位置,靈活地翻了個平結,是私心也是捉弄,軒突然有點懷念阿秋穿圍裙的模樣。

  「呃……」

  阿秋停下手邊動作。

  師父的企圖表現得太過明顯,但脖頸上異物造成的束縛感讓他本能地抗拒,阿秋有些無措地甩了甩頭,「師父,我……」

  「好久沒看你穿圍裙了,真懷念。」拒絕的話還來不及脫出口,對方便搶先一步地許起願來。

  「……我不習慣穿圍裙。」阿秋抿了抿嘴角,無奈、帶點祈求地誠實說出了自己的想法,希望師父可以放他一馬。

  「哦……不習慣?不是不喜歡我送的禮物?嗯?」軒彎著眉眼、嘴角帶笑,說起話來卻比檸檬還要酸。

  「喜歡。」多年師徒,太習慣縱容,也太清楚背後那白髮死神的本性,阿秋輕嘆了口氣,立刻改口:「「只要是師父送的,我都喜歡。」

  「真的嗎?那就穿著不准脫下來。」

  用一個眼神暗示徒弟乖乖就範,軒拉了拉那件圍裙的繫帶,而後一個跨步,整個人幾乎貼掛在阿秋的背上。

  冷不防感覺到師父的貼近,阿秋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桿,肩膀也隨之僵硬了幾分。

  然而,那一心想著要替自家徒弟穿上圍裙的白髮死神,卻像是似乎完全沒發現他異常的小動作,專注地舉著雙手,從上而下輕柔又靈巧地整理著他肩膀、腰上圍裙的繫帶。

  也許是因為師父的呼吸就吹拂在耳旁,阿秋隱約覺得心跳的頻率似乎有些混亂,微熱的氣息在他的皮膚上流竄,那如搔癢般的酥麻感,說不上討厭,只覺得有莫名,直到一股焦味竄上鼻尖──

  「啊──糟了!」阿秋回過神來,急忙關上爐火。

  細長的紅眸閃爍著不尋常的光芒,嘴角揚起的弧度拉高,軒突然改用「熊抱」的方式,從阿秋腰側兩旁伸過手去,把比他矮了一個頭的男人緊緊圈在手臂裡,將圍裙給拉好,仔細緩慢地往下拉去,最後,還不忘拉出兩條緞帶,在他的屁股上頭,打了個蝴蝶結固定。

  「怎麼了?要你穿個圍裙,不開心啊?」

  「不,我沒有……」沒膽量打斷師父玩興的忠犬良徒,望著一整鍋大寫著「前功盡棄」四個字的燉菜,只好靠著深呼吸來放鬆自己,「我……那個菜焦了,沒有不開心。」

  鮮少看見阿秋這般慌張,軒挑起半邊眉毛,玩心大起地像隻無尾熊似的趴在他肩上,幾縷雪白髮絲隨著他的腦袋移動,緩落在阿秋的胸前。

  肩上傳來的沉重感,再度加速了阿秋的呼吸,隔著衣服透過來的觸感,則讓他全身發熱了起來。

  驚覺到自己的異常,阿秋皺起眉頭,心想難道是太久沒跟師父接觸的關係嗎?

  也許是同居慣了,短暫的分離,讓他們師徒倆陷入了一種無法言喻的興奮感。

  所謂的「小別勝新婚」,大概就是這樣吧……

  透過一旁的透明櫥櫃玻璃的反射,軒清楚地看見了阿秋臉上的表情,望著他一臉不知所措又本能乖順的反應,更想為所欲為地對他使壞,於是勾起賊笑,滑動雙手摸上徒弟的胸口,繼續他的惡意捉弄。

  對軒而言,調戲徒弟是家常便飯。

  所以,就算像隻無尾熊一樣掛阿秋的身上耍賴,對他來說,也不過就是師徒倆用來培養感情的日常表現,也許,在外人眼裡看起來很有姦情,但在他來看很正常,重點是他本人也習慣了。

  這就是師父會做的事情。

  「師、師父……」感覺到師父的觸摸,阿秋整個人僵硬如石,倒抽了兩口氣,抖音呼喚,愈是想冷靜下來,從師父身上飄來的那抹香味就愈發清晰,搞得他呼吸愈來愈急促。

  「躺了幾天沒鍛鍊,你的肌肉都不硬了。」

  細長的手指,在明顯起伏的胸口上緩慢地畫了一圈,白髮死神吃足了徒弟的豆腐,還不忘揶揄他兩句。

  這種行為,通常只會發生在他喝醉酒的時候,但這並不代表當他意識清醒時,就不會心懷不軌地以欺負自家徒弟為樂。

  「是、多謝師父提醒、今晚睡覺前我一定補足之前沒鍛鍊的分量。」分神應付著師父的騷擾,阿秋不得不停下手上的動作,「你這樣,我不好用刀……」

  「沒事,我抱我的、你做你的。」軒直接將人轉回料理台前,「……多煮點,那群搗蛋鬼大概也餓了。」

  「是……遵命。」

  除了點頭外,阿秋別無選擇,只能乖乖地重新拿起鍋具,繼續翻炒的動作。

  其實不需師父特別提醒,阿秋早有準備,多下了五人份的麵條。

  至於他手邊這鍋因為某人的惡作劇而散著焦味的燉菜,原本是額外準備的配菜。畢竟,師父的牌友都是死神界裡有頭有臉的大人物,單純只吃麵而沒個一兩樣配菜的話,似乎招待不周,有損師父顏面。

  師父只負責張口,徒弟負責張羅。

  而他們師徒倆怎麼看都過分親密的畫面,就這麼被悄悄跑來偷看的腐女死神用手機給錄了下來。

  

  「嘿嘿嘿,我就不信你們師徒倆沒姦情。」腐癌末期的腐女死神閻小蘭,內心渴望的,就是有朝一日能看見他們師徒倆「走上紅毯」。

  雖說閻小蘭也挺中意阿秋這難得一見的新好男人,但如果能順利讓阿秋跟零零八滾上床,她願意退讓並且全力撮合他們。

  「還沒煮好嗎?我肚子快餓扁了。」受不了香味誘惑,艾斯摸著肚子走向廚房,瞧旗袍女鬼鬼祟祟地躲在一旁,他挑起眉頭,好奇地湊過去。

  「閻小蘭,妳在幹什麼?」

  「祕密!不關你的事。」

  就怕艾斯壞了自己的好事,女死神趕緊收起手機,一臉賊笑地推著艾斯進廚房。

  「啊、妳別碰、我可不想倒大楣!」

  艾斯的話才剛說完,一腳就踩中了正在運行中的掃地機器人,腳一滑,「啊」了一聲,整個人直挺挺地撞上了一旁的酒櫃。

  匡啷一聲!酒櫃玻璃應聲碎裂。

  櫃子裡成排的、價格不斐的藏酒,更是一瓶接著一瓶滾落地面。

  一連串的撞擊聲,引起了師徒倆的注意。

  屋子的主人神色一歛,一個回眸,鬆開了手、從阿秋的身上離開。

  「哎唷喂啊!我的腰啊……」

  這一撞力道不小,艾斯疼得哀哀叫,壓根沒有白長老該有的威嚴。

  「啊~~艾斯,你死定了。」罪魁禍首卻在一旁幸災樂禍地舉著手機留影。

  「……」看著那散落一地紅酒碎玻璃,阿秋內心的想法就跟旗袍女死神說得一樣。

  「呵呵,艾斯,給你三秒時間──」語帶笑音,白髮死神發亮的雙眸裡滿載著殺氣,直勾著那臉色發白的艾斯,「──離、開、我、的、視、線。」

  何謂笑裡藏刀?

  瞧他家師父就知道。

  

  要不是親眼見過白、綠長老本人,阿秋還真不敢相信此刻那拿著掃把跟拖把,埋頭在自家小廚房進行清潔工作的兩個大男人,就是死神學院的最高權威代表之二。

  「師父,這樣好嗎?他們怎麼說都是……」

  師父的壞脾氣阿秋不是不懂,只是眼前這兩人的身分,實在讓他捏著一把冷汗,,就怕一個不小心跟他們對上眼,以後在學院……不,是在死神界裡都混不下去了。

  「嗯?」大口吃麵的白髮死神,雙眼專注地看著桌上那盤炒大蝦,壓根沒聽見徒弟說的話。

  「小秋秋別擔心,打掃是他們夫妻倆自願的,也算是給他們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,沒事的,別理他們,來來來,這剛剝好的蝦給你吃~~」

  閻小蘭說著,將一隻脫殼的大蝦直接遞向阿秋的嘴。

  阿秋瞪圓了眼睛,正不知道該怎麼拒絕時,坐在他身旁的白髮男一個傾身,推開他,張口咬下肥美的蝦肉。

  「……」下半身的壓迫感讓阿秋不敢亂動,因為他家師父手撐的位置,就在他的大腿內側,接近鼠蹊部的尷尬位置。

  「你這貪吃鬼!碗裡那麼多,還來搶食。」餵食計畫失敗,閻小蘭嘟著嘴收回手,繼續剝蝦。

  「別打阿秋的主意,他挺不住妳的楣運。」

  白髮死神拉回身子,將碗裡的蝦子推到阿秋桌前。

  阿秋點了點頭,立刻開始他的剝蝦任務。

  「討厭!怎麼連你也這麼說了。」

  閻小蘭一臉受傷地望向白髮死神,紅潤的雙眸瞬間泛起淚光,似乎想要裝可憐博取他的同情。

  「一整櫃紅酒全毀,我不得不信。」

  由此可見,萬年的紅酒VS.女人的淚水,死神零零八百分之百選擇,紅酒。

  因為女人的淚水怎麼流都流不完,可萬年紅酒一旦流掉了,就都沒了。

  「唉唷,都說那是艾斯自己衝出去的,不關我的事啊~~」

  「最好不關妳的事!明明就是妳先碰我,才會引發這一連串的倒楣事!」已經在炸毛狀態的艾斯翻了個大白眼,差點就把手上的掃把給凹斷。

  一旁被帶累著進行勞務的金髮死神及時搶走他手上的掃把,免得他直接被這屋子的主人給轟出門。

  「有空抱怨,還不如快點掃,再慢吞吞的,菜被我吃光了,我可不管喔。」

  「可惡!妳這個倒楣女!」

  「你才是愛生氣,哼哼!」

  阿秋偷瞄了他們一眼,嘴角忍不住揚起一抹笑意,沒想到威懾死神界的兩位死神前輩,明明是大人了卻幼稚得像孩子般的鬥嘴,真是可愛。

  然而,他們這「可愛」的鬥嘴模式,可讓一旁的金髮男頭疼不已──

  「好了艾斯,閻小蘭妳也是,少說兩句行嗎?」威特皺著眉,連忙拉住企圖想要上前找旗袍女理論的艾斯,朝那「深情款款」注視著自家徒弟的白髮死神使眼色。

  不知是接收到威特的求救訊號,還是怎樣……白髮死神一個大動作地推動椅子,伸了個懶腰。

  椅子摩擦地板發出的聲音,適時打住他們的爭吵。

  「啊──」軒扭了扭脖子,分別指著旗袍女跟艾斯,冷冷拋下一句:「再吵,就通通給我滾出去。」

  女死神立刻閉嘴,低下頭剝她的蝦。

  至於負責清潔的二人組,則是拿好他們的工具,加快整理速度。

  「師父,你的蝦剝好了,快趁熱吃。」

  雖然早就知道師父威風凜凜,但實在沒想到師父這麼屌,竟然連長老院的人也敢訓,阿秋為了緩和氣氛,趕緊將脫殼的蝦子送到白髮男面前。

  聽見徒弟呼喚,白髮死神收回怒眸,就著阿秋的手、大口咬下鮮甜的蝦肉,眉頭一挑,壞心情一掃而空。 

--更多精采內容,就在《不專業轉職死神和不良教師02》--2017.11.24招搖上市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qqtongli 的頭像
qqtongli

東立.幻小說

qqto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