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值言老師X@ichigo老師攜手合作,最好食的美味輕小說上菜了!

當口味清奇的暴食美少女,碰上穿越異世界但外掛沒有續費、技能欠奉的倒楣男主角,

吃貨們,準備靠料理制霸天下了!

書名:美味的異世界料理,需要加點龍

作者:值言

繪師:@ichigo

上市日:1/11

定價:NT220

只要在咚響季活動期間,購買《美味的異世界料理,需要加點龍》,

就有機會抽中值言老師+@ichigo的複製簽名PP海報,

1/11起,購買首刷附錄板即可獲得2款票卡貼(隨書附贈不需抽)

文案:

追求美味吧!
在激昂的戰鬥中,做個了不起的吃貨!

知名餐廳的繼承人慕飛,
在出門買食材的途中,莫名其妙穿越到異世界,
遇見獵龍者──齊格芙莉德,
這位超級美少女「獵龍」的唯一目的,
就是「吃」!

當外掛欠奉、零能力的穿越男主角,
遇見口味清奇的暴食美少女…

搶先看:

在確定怪鳥死透後,我才將目光轉向少女。
因為被怪鳥追擊,少女狼狽地逃到淺灘上,現在當然還是全裸的。
金色的長髮宛如天使的絲線一般,纏繞在她潔白的身軀上,美麗的曲線一覽無遺。
我的視線滑過少女平坦的小腹,往堅挺而頗有分量感的胸前而去。
是粉紅色的。
那大概是我看過最美、最透明、最溫潤的粉紅色了。
「咦……欸欸欸欸欸?」
意識到現在的狀況,少女驚嚇地縮起身軀,我也急忙臉紅著別開視線。
接著是一連串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聲。
等了一段時間後,我才敢回過頭。
少女已經穿上一襲簡單的白袍子,濕潤的金髮披在肩上,使她看上去像朵沾著露水的鮮花。
好美啊……我不禁在心裡讚嘆道。
不過,在這種時機出現的我,在她心中的印象分數應該完全歸零了吧……
我吞了口口水,開口試著向她搭話。
「那個………………絕對不是故意出現在這裡……
「太好了,這是『雉龍』,牠的肉質很細嫩啊!」
「我真的無意冒犯妳……
「現在正是『雉龍』的產卵季,說不定牠的身體裡還有卵呢!」
「總之,我絕對不是那種變開頭態結尾的男人……
「趕快生火烤來吃!」
……怎麼覺得我們的話題完全沒有交集?
我看向蹲在一邊,熱心拔著怪鳥羽毛的少女。
怪鳥的羽毛長得很密實,少女拔得十分費力。
……那個,如果妳要去毛,先用熱水燙一下會好拔很多。」我說出身為廚師的專業建議。「妳有鍋子一類的東西嗎?」
「身為一個美食家,在旅行中當然會帶鍋子囉。」少女輕快地轉過頭,朝樹林裡喊。「呦呼!師父,請你幫我拿鍋子來!」
「噢!」樹林裡傳來小孩子的應答聲。「馬上來。」
原來她有旅伴。我才這麼想,就看見一匹銜著鍋子的白馬從森林中走出來。
「喏,妳的鍋子。」白馬說。
「謝啦。」少女接下鍋子,轉遞給我。「這鍋子還堪用吧……你那是什麼表情?」
「剛才馬說話了吧!」
「對啊。」
「不要用這麼稀鬆平常的語氣回答啊!」
就在這時候,我繫在腰間的袋子動了起來。
「那是什麼?可以吃嗎?」少女期待地看向蠕動的袋子。
……問出了很經典的問句啊。
我解開袋口,讓少女看裡面的烏龜魔物。
「哇!是松露烏龜!這個很少見啊!」少女驚喜地叫道。
「松露烏龜是肉食性的魔物。」看見我疑惑的表情,白馬很冷靜地解釋道:「這些殼上的黑色突起物會散發松露的氣味,吸引其他動物來吃,然後松露烏龜再藉機捕食,這片區域裡有很多這類的誘食型魔物。松露烏龜每年會褪一次殼,舊殼上的松露如果放著不管,經過一個冬天後就會糖化,變成松露巧克力。」
「呃……白馬先生好像……很瞭解魔物啊?」
真是不知道該拿出什麼樣的表情,來對待一匹會說話的馬。
「那當然。」白馬冷靜地說。「我是常識派的馬。」
常識派的馬到底是什麼東西啦!還有你自己該不會也是魔物吧!
「先別討論魔物了,現在我們有松露、有肉,還有鍋子和餐具。」少女愉快地把雙手指尖碰在一起。「不如再來生把火……
於是,事情往奇怪的方向發展了。
在少女的期盼下,我捲起袖子開始處理那隻怪鳥。
先拔毛、放血和剔除內臟,再用松露和一些鹽料去處理肉。
當我做完這些事後,少女已經生好了火堆,也不知道是想烤肉還是想給我烘乾衣服,又或是兩個目的一次滿足。
總之,我們合力把怪鳥的肉,串到一根長長的雲杉樹枝上,然後架到火上烤。
在等待肉烤熟的時候,少女提到她的名字叫齊格芙莉德,是個獵龍者。
「叫我芙莉德就可以囉!」
芙莉德……真是個好名字啊,特別是「德」的發音要用舌頭去頂著上顎,這讓我覺得她的名字唸起來真是特別可愛。
我告訴她我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「天選之子」,但完全沒有任何魔法天賦,穿越過來後,就在小鎮上的旅店打雜當廚師。
「喔,是這樣啊。」即使知道我是個打雜廚師,芙莉德對我的態度也沒有改變。「你說你叫慕飛啊?真是個好名字。我覺得慕飛處理肉類的方式很厲害呢!我喜歡廚師,因為我的志願是吃遍世界上所有的龍喔!」
「龍可以吃嗎?」我大吃一驚。
「當然可以吃啊!那個就是龍喔。」芙莉德指著剛才架上火堆的肉。
「這明明就是鳥吧?」
「嚴格上來說,這不是鳥,而是一種叫做『雉龍』的龍。」白馬說道。
「明明長得像雞,卻是龍的一種嗎?!
「龍本來就有很多不同的形態,據說最小的龍比手指還小喔。」
芙莉德伸出小指,那個模樣很可愛。
這麼一想,剛才我把怪鳥的羽毛拔掉時,藏在羽毛下的確實是極細的鱗片。
「從生物學上來說,鳥類本來就是由龍進化而來的。」白馬認真地說。
「欸欸欸?這個世界也有生物學的概念嗎?」
的確,這隻「雉龍」的外型,還滿像生物圖鑑上的始祖鳥。
「雖然雉龍在分類上不是鳥而是小型龍,不過照理來說,雉龍是一種極度害怕人類的龍。」白馬說。「像這樣主動攻擊人類的案例,我還是第一次看到。」
「可能有什麼東西讓牠兇性大發?」芙莉德推測。
我們陷入沉默,白馬沒有回話,我則是完全在狀況外,所以不好插嘴。
啪嚓,燃燒的樹枝噴出火星,紅色的星點灑在幽藍色的森林裡,顯得格外醒目。
雲杉樹皮的清香瀰漫在煙霧中,芙莉德雙手圈著膝蓋,坐在火堆前面,很熱衷地盯著烤肉看。
她細緻白皙的臉蛋在火光映照下,顯得通紅而豔麗。
每當油脂滴入火中滋滋作響時,她就會用力嚥下口水,一副肚子非常餓的樣子。
一牽扯到食物,她好像就忘了裸體被陌生人看到的事……
總之,剛才那幕實在太尷尬了,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她想起來才行!
先弄點美食給她吃,適度表示歉意吧。
在用處理雞隻的方式處理「雉龍」時,我發現龍的肚子裡有一些卵殼還很柔軟的蛋。
在西式的料理方法中,將松露浸漬在生蛋或米中,可以引出松露的香氣。
如果要充分享受松露單純而濃郁的香味,製成炒蛋會是最佳選擇。
於是,我從松露烏龜的龜殼上取下松露弄碎,加上雉龍的卵,做了一道松露炒蛋。
「在肉烤好前,妳先試吃看看這個。」
我手上的小鐵鍋冒著熱氣,熟度恰到好處的澄黃色炒蛋裡,散佈著星星點點的松露碎屑。
「喔喔喔!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!」
芙莉德拿起叉子,和我一起開動,將軟嫩的炒蛋吃進嘴裡。
松露的香氣伴隨著蛋汁,從口中慢慢滑進喉嚨,最後輕盈地充滿整個鼻腔。
「唔唔唔唔!這個好好吃!」芙莉德邊吃邊讚嘆。
「呃……白馬你要吃嗎?」我又吃了一口,才想起一旁的白馬。
「我是馬啊。」白馬莫名其妙地說。「你有看過馬吃蛋嗎?」
原來真的是馬,而不是魔物啊。
既然如此,就不用顧慮白馬的胃口,專心顧好芙莉德就行。
我們又等了一會兒。等到火堆上的肉差不多烤熟,皮也烘烤上色,變得如同秋葉般金黃,就可以準備開動了。
因為沒有料理異世界生物的經驗,所以我剛剛先用處理雞肉的方式來製作料理。
我的做法是這樣:首先將松露切成薄片,塞入「雞」皮底下作為佐料,再將整隻「雞」拿去烘烤。
舖滿松露的雞隻,就像是穿上一襲華麗的黑色禮服,所以這道菜又被稱為「禮服烤雞」。
雖然現在把雞換成「長得很像雞的龍」就是了……
我把烤肉取下離火,放在鍋中切開,將其中一塊帶骨的肉遞給芙莉德。
在烘烤的過程中,抹上薄鹽的肉收縮緊實,因為皮下奢侈地填滿了松露,現在每一絲烤肉的纖維,都吸飽了蕈類奢華的香氣。
一口咬下,焦黃酥脆的皮,伴隨著烘烤得恰到好處的肉,以及松露濃郁的香氣充盈齒間,鮮美得幾乎連自己的舌頭都要吞下。
我們默不作聲地埋頭大吃,沒過多久,一條雉龍竟然也被吃掉大半。
「呼哈……吃得好飽喔……
吃完美食後,芙莉德抹抹嘴邊的油,摸著肚子感嘆道。
「好久沒吃到這麼美味的東西了……
即使吃掉了半隻雉龍,她的小腹還是平坦得不得了,這就是美少女之所以身為美少女的神奇之處吧。
「今天在野外材料有限,如果在我家廚房的話,還可以在烤雞裡塞檸檬和香草,再加點用奶油炒過的洋蔥會更好吃。」我說。
「啊,不如在旁邊擺削好皮的馬鈴薯塊,還有黃椒和櫛瓜的切片,這樣一邊烤,香噴噴的雞油就會沾上蔬菜,一口雞肉一口蔬菜最美味了!」芙莉德提議。
「對對對,然後在肉上灑點麵包屑、海鹽還有現磨的黑胡椒粒。」
「嗯嗯,最後再吃巧克力布朗尼當甜點,把蛋糕烤得酥酥脆脆,擠上鮮奶油一起吃,就太完美了!」
「沒錯,實在是太完美了……
「太完美了……
我們滿足地嘆了口氣,一起望向天空。
大概是因為吃飽的關係,就連眼前被雜亂樹枝切割的天空,都美得像幅抽象畫。

 

--更多精采內容,就在《美味的異世界料理,需要加點龍》2018.1.11 美味制霸!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東立.幻小說

qqto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