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創紫界的第一本古風耽美小說!

M.貓子老師筆下的何大夫,示範怎麼一本正經斯開小黃XD,

阿編要給何大夫+23333333333!!

 

書名:盜心殘香

作者:M.貓子

繪師:艸肅

上市日:12/20

定價:NT190

文案:

……解毒、救命,
那一夜過後,他們本該一拍兩散、相忘江湖……

號稱「寸影無蹤」,只偷奇珍異寶的怪盜卷殘香,
竟擄走澤親王幼子,令京城陷入詭譎風暴中!

以「萬里追跡」聞名的解懸衙門巡走捕岳千山奉命查案,
可王府派來協助辦案的人,卻是名外表秀美文雅,
骨子裡酷愛玩賞「鵬」逗「鵰」的大夫,
還老是覬覦他身下不可言說之物……

「你們這些斯文人該有的矜持和拘謹上哪去了!」
「對岳兄而言,以莖柱巨根替代『大◎巴』或『粗◎』不夠矜持?」

 

搶先看:

岳千山的聲音被何留芳的手掌堵住,大夫偏頭示意岳千山往自己右側看,在紙糊格窗外依稀能瞧見移動的火光。
岳千山雙眼圓瞪,很快就意識到那是京兆府夜巡差役的燈火,立刻閉上嘴巴屏住氣息,直到燈火遠去才恢復呼吸撥開何留芳的手,掉頭走回長方桌前,背對門口與大夫,將雙手撐在桌案上一動也不動地站著。
「岳兄……」何留芳輕喚。
「你無論如何都不肯替我看門嗎?」
「是,恕不才私心作祟,不能相幫。」
「私你老子的……」
岳千山拱著背脊低罵,垂首瞪著桌案片刻,深深吐一口氣問道:「你剛剛說自己不會生病,是講真的還是講假的?」
「不才雖非出家人,但亦不打妄語。」
何留芳走到岳千山身後輕聲道:「岳兄,天下之毒,毒症各異,但解毒時都不宜拖延,還請岳兄當機立斷,莫再猶豫。」
岳千山雙脣緊抿,沉默了好一會兒才低聲問道:「在哪裡做比較方便?」
「在……」
何留芳將房內環顧一圈,最後定在岳千山面前的長方桌,算了算高度後點頭道:「就在此處吧,請岳兄轉身靠於桌沿。」
「不行,在這裡要是有人開門開窗,你能往哪躲?」
「於凶險、暴露之境下辦事,不也別有一番趣味?」
「喂!」
「不才說笑的。」
何留芳微笑,將目光放置桌案另一端道:「岳兄若是顧慮不才,那便改至桌後,以岳兄身形之偉岸,定能護不才周全。」
「那也要你別伸手伸腳才有可能。」
岳千山邊說邊繞過長方桌,先把桌後的椅子搬開,再將桌子前挪一尺,轉身靠在桌沿上,解放硬直的半身。
何留芳在岳千山掏出性器時來到桌後,雙頰立即泛起紅暈,撩起衣袍跪在捕快面前,抬手扶住粗大如獸的器官,伸出紅舌輕輕舔一下深褐色的頂端。
岳千山扣在桌沿的手指細微顫動,濕熱的觸感搔得他心口發麻,而大夫的秀美臉龐和醜惡性器相依的景象又太過刺激,讓他忍不住別開頭,將目光轉到牆上的字畫。
然而岳千山能將眼睛挪開,卻無法把神經與大腦的連接切斷,他清楚捕捉到何留芳的舌頭從自己的頂端走向根部,紅舌如同溫水織成的蛇般,旋繞、勾勒、襲捲每一寸血肉,撩動慾望卻又不至於帶來滅頂般的快感,讓捕快有種飲酒半斟,微醺微暈之感。
不過這抹微醺感在岳千山被咬一口後煙消雲散,他倒抽一息扭頭瞪向何留芳,瞧見大夫笑盈盈地仰望自己,立刻意識到對方是故意的。
「岳兄啊……」
何留芳柔聲呢喃,櫻色小口輕啄自己咬過的地方,瞇起明瞳幽怨地道:「不才如此盡力服『舐』岳兄的巨物,岳兄卻對不才不屑一顧,不才好生寂寞吶。」 
岳千山被這聽起來像娼妓在向恩客撒嬌的話,搞到氣也不是笑也不對,和何留芳大眼瞪小眼一陣後,垂下肩膀無力地說道:「你這人真的是……完全不曉得害臊兩個字怎麼寫。」
「有岳兄替不才記住這二字,不才何須曉得?」
「你這傢伙……」
岳千山咬牙切齒地低語,盯著跟前臉皮看似宣帛,實際厚度遠勝城牆的秀美大夫,按著額頭挫敗地道:「好啦我知道啦!我看著你就是了。」
「目不轉睛地看?」何留芳歪頭問道。
「目不轉睛,連眼皮都不眨一下地看,這樣你滿意了吧!」岳千山自暴自棄地回話,睜大眼睛死死盯著那張美到讓人惱怒的小臉。
何留芳沒有被岳千山的怒視所嚇退,或者說他相當享受捕快氣急敗壞的樣子,仰著頭欣賞許久才將目光放回眼前巨物上,舔濕自己的嘴唇,雙手扶起岳千山的半身,張口含住泛著水光的龜頭。
岳千山湧起轉頭的衝動,不過他已做出承諾,而且最敏感、最脆弱的部位還躺在對方的齒貝間,只能強迫自己看下去。
好在岳千山不用和衝動對抗太久,因為性器被唇舌一點一滴吞入、包覆的快慰,迅速蓋過了羞恥,而何留芳雙頰鼓脹、兩眼淚光微泛的可憐模樣,又讓他有小小的報復感。
岳千山的柱頂很快就抵上何留芳的咽喉,大夫的雙唇則停在肉柱的三分之二處,如梅瓣端麗的薄唇偎在扭曲的筋條邊,看上去淫靡至極。
何留芳在短暫的調息、調整跪姿後,擺動頭顱前後挪動,粉唇一次次刷過腫脹的肉柱,紅舌與口腔反覆吸舔深紅色的柱皮,圈在對方根部的手也同時撥撫囊袋、套弄柱身。
岳千山的呼吸猛然轉為粗重,他感覺自己像是落入溫熱的水漩一般,四肢軀幹、三魂七魄都深陷於水流的吸力,想要脫身卻又貪戀溫暖,只能繃緊雙手勉強攀在漩渦邊緣,大口大口地吸氣吐氣以防滅頂。
「匡啷!」
更夫的鑼聲穿過圍牆進入房內,岳千山雖然有聽見鑼聲,卻無暇去思考現在幾更了、待太久京兆府的人會不會過來查看、太晚回去王府會不會開門……這些清醒時的自己一定會在意的問題,因為他的注意力乃至於每一條神經,都繫在何留芳的身上。
快感隨著注意力與神經的收束增強,岳千山的理智很快就被綿延不絕的快意沖刷到僅存一線,而這一線只夠他拿來綁住自己的腰和手──他極欲扣住何留芳的後腦勺,鼓動腰桿大力操幹那張粉色小口。

不能放縱自己去傷人──這是岳千山僅存的理智,而為了維持這個理智,他的十指幾乎掐凹了身後的木桌。
何留芳的目光落在岳千山硬如鐵條的手指上,烏瞳浮現一絲不滿,驟然加快吞吐的速度與力道。
岳千山倒抽一口氣,兩腿被何留芳吸得差點站不住,腰桿向前一挺再緊急煞住,瞪視大夫正想要對方慢些輕些時,馬眼忽然被重吸一下,逼得他將要求之語噎在喉頭,取而代之的是粗重的悶哼。
這鼓勵了何留芳,他在每次退出時吸吮岳千山的傘頭,享受著頂上愈見紊亂的吐息聲,貪婪地吞吐緊繃的巨根,讓自己的口唾浸濕隆起的筋條,填滿收緊的溝道。
岳千山清楚感受到何留芳的舌、唇、口腔內膜乃至咽喉的動作,仰起頭大口大口地吸氣,緊繃的皮膚緩緩浮現汗珠,最後粗吼一聲射精。
何留芳在岳千山發洩的前一刻後退,含著捕快的龜頭承接所有白濁,但即使早有準備,仍有幾滴精液從嘴角湧出,順著唇緣流到下巴上。
岳千山緩緩從高潮中回神,低下頭想確定何留芳是否安好,結果頭一垂便瞧見大夫以食指抹去嘴角的濁精,再伸出紅舌輕舔指腹的煽情景象,心臟瞬間大大地縮了一下。
何留芳沒注意到這件事,放下手理理衣袍站起來問道:「岳兄對不才的口技可滿意?」
「都被你吸出來了,還需要問嗎?」岳千山邊說邊拉起褲頭繫上革帶。
「不才想聽岳兄親口說說。」
「……滿意。」
岳千山沉著臉回答,視線落在何留芳有些紅腫的嘴唇上,皺一下眉低聲問道:「你的嘴還好嗎?」
「略有拉損,但並無大礙。」
何留芳看著岳千山乍看之下陰沉,實際上卻是憂慮的神情,嘴角上揚幾分,前傾上身微笑問道:「岳兄若是滿意,可否給不才些許獎勵?」
「你要什麼獎勵?」
「不才想借岳兄的雙手一用。」
「用什……」
岳千山愣了一會兒,表情從困惑轉為憤怒道:「喂!你忘記我先前說過的話嗎?這裡不是王府,射出來……」
「不才並非要借岳兄之手洩精。」
何留芳將手伸入羽氅中,解開裡頭的墨羅腰帶,「且即使是男子,登頂之路也不限於陽具。」
「除了陽具……唔!」
岳千山整個人僵住,因為何留芳在他說話時鬆手讓長褲落地,轉身彎腰撩起衣襬,露出自己的臀部,以及垂在臀瓣間的紅繩。
紅繩的一端消失在何留芳的臀縫中,另一端則綁著一個金蛇環,蛇環垂在他赤裸的大腿間,在半空中輕輕搖晃。
何留芳將手往後伸,握住紅繩向外拉了一寸,將完全沒入後穴的青玉勢──紅繩繫在玉勢末端的方孔洞上──帶出,以指腹輕觸方孔洞道:「可否請岳兄以此物,助不才登頂?」

--更多精采內容,就在《盜心殘香》--2017.12.22 盜愛上市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qqtongli 的頭像
qqtongli

東立.幻小說

qqto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