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呼呼~草子信、尤石馬老師再次合體(羞///////)的《龍的溺愛準則》

將在(8/9出版)(8/10)漫展同步上市唷!

在龍飼中超級吸睛搶眼的副CP西海龍王昊天仇X黑蛟滄音將華麗燈場!

追妻三百年、只愛美男不愛江山的西海龍王,

能不能順利抱得美男歸呢?

書名:龍的溺愛準則01

作者/繪師:草子信/尤石馬

上市日:8/9 首刷限定版

定價:370 (限定版)/190(普板) 

首刷限定版附錄

這次為了回饋所有喜歡《龍飼》系列的讀者,

東立編輯部特別推出龍王總裁X黑蛟秘書的心串串軟膠吊飾,超限量,只送不賣唷!

好康贈品就介紹到這邊。

但,別急著按XX,跟著阿編一起先來圍觀龍王的溺愛~~

搶鮮試閱

文案:

他可以放棄龍王的位置,只要換滄愔一個微笑……

即使擁有純血、出身同樣顯赫,蛟這一字,卻是他天生的原罪……

所以,昊天仇口口聲聲言愛,他卻始終止步不前……

如同雛鳥破殼,西海的紅龍一生只認定一個愛人,

只會有一個伴侶,

即便滄愔做出的一切都在抗拒,昊天仇卻無法抑止對他的感情。

一隻蛟,一條龍。

不該相愛的他們,是否能夠繼續擁抱彼此?

試閱:

自從上古神龍介入,西海已經成為四海之中唯一與「自由」二字脫離的地域,從表面上來看,西海的一切運作都與以往沒有什麼不同,但,每個人心裡都畏懼著那個取代前任龍王,坐上龍王位子上的男人──

──南傲公,西海龍王的正統繼承者。

沒人知道他為什麼會成為上古神龍的下屬,畢竟那男人太過傲氣,同時也相當固執,若沒有利益,他絕對不會甘願對他人低聲下氣。

他曾經是西海最強的將軍,正因為有他在,即便西海龍王實力不是四海中最強,也能穩穩地待在位子上,不受絲毫影響。

西海每個人都知道,南傲公對昊應和有多麼忠心,正因為如此,更讓人搞不懂他怎麼會甘願去當上古神龍的棋子,還把昊應和拉下台。

 

「昊大人,我們已經來這裡調查一個月多了吧?」昊天仇身旁的親衛,悄聲對他說道:「雖然這是東海龍王的命令,但您也沒必要言聽計從啊!不如,我們趁這機會把南傲公推翻,由您來繼承西海龍王之位,您看如何?」

「給我閉嘴。」昊天仇懶懶地瞟了手下一眼。

親衛被他恐怖的眼神憾住,只能摸摸鼻子,乖乖閉上嘴。隨著待在西海的天數增加,昊天仇的心情就愈來愈糟糕,已經到達睜開眼睛就會發怒的程度,讓他們這些跟班也很不好受。

他們心裡清楚,昊天仇是想早點把事情解決,早點回去滄愔身邊,可偏偏事與願違,不論他們怎麼找,就是找不到已退位的西海龍王。

「魅水那邊,怎麼說?」

「幾次測算的結果都跟久樂大人的占卜一樣,人,在西海。」

「嘖!」

人在西海,他們跟魅水聯手幾乎掘地三尺了還不見蹤影……若是人真的在西海,他家臭老爸就算化成了灰,量想也翻不出南傲公的五指山。除非……

南傲公這小子,背地裡在跟他們耍什麼花槍!?

昊天仇跟他這表哥,關係說不上好也不算太壞。

大概,是瘋子的執著只有瘋子理解吧。

他瘋的是滄音。

南傲公……這小子打小就是個外表面癱,骨子裡執拗偏激到極品的變態!只不過,他家臭老爸那麼殫精竭慮、運籌帷幄,不惜連他這個正統繼承人都打成了配角,就想把江山跟玉璽雙手奉上,偏偏那瘋子什麼都不執著,只瘋一個西海龍王昊應和。

有南傲公在,昊應和就可以穩坐王位。

這小子會突然和上古神龍聯手,拉下他家臭老爸!?

唱的是哪一齣,昊天仇暫時沒琢磨透,不過──

總歸是臭老爸那欠抽的死人性格,踩著了某人的底線,不能在沉默中變態,只好在沉默中爆發了!

「昊大人,不如我們還是先回一趟東海……」

「回去做什麼?讓安格爾那臭小子恥笑嗎?我可不幹!」

受到上古神龍管理的西海,對另外三位龍王來說是種威脅,揚久樂既然和南傲公作了交易,魅水族的部分自然是由他的代理人青萼那邊負責,魅水在暗、他在明,簡單來說,就是要讓東海的兵力可以有理由出入整個西海。

不過,知道這件事的只有他們四人,其他部屬都不清楚,這幾個跟著昊天仇的兵士,只知道他們是在找前任西海龍王昊應和,還有──調查目前西海的情況。

親衛們面面相覷,實在沒轍。

這幾個跟著昊天仇的親衛,全都是他從西海帶過去的人,他們忠誠的對象,可不是東海龍王,而是昊天仇,東海的死活,與他們無關,可西海不穩定的情況卻令他們焦急。

現在,卻只能這麼乾耗著……

「算了,今天就到這裡。」昊天仇收了兵器、抱臂望著不遠處的城牆。嘖!果然是假消息,真是不爽!

「明天一早,就去把賣情報給我們的那條龍捉來,我要讓他沉到海溝裡!」

「是。」三名親衛同聲應答,接著各自消失在樹林裡。

昊天仇搔搔頭髮,「那群老不死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,若臭老爸是落在他們手上,那就不妙了。」

雖然不排除是南傲公那小子故佈疑陣,但昊天仇已經開始作最糟糕的打算了。誰叫他家臭老爸誰不好勾搭,竟然成為上古神龍的走狗,明明那個人比誰都要厭惡上古神龍。

昊天仇煩躁地甩了甩一頭紫紅長髮,有氣無力地轉身打算離開。

突然,由眼角餘光掃見的一道人影,吸引了他的目光──昊應和!消失多日、讓東、西海兵力與魅水聯手都找不到蹤影,已退位的前任西海龍王!

「臭老爸!」

沒想到找了幾天不見蹤影的人真的在這裡,慶幸自己晚一步離開的昊天仇,氣急敗壞地就想跳出去逮人,但,隨著昊應和從暗門走出來的,卻還有一個熟人。

「那傢伙怎麼會在這兒?」以俐落的身手和速度再次匿蹤回樹叢,昊天仇壓低了身體,認真地看著他們之間的互動。

和昊應和一同走出來的,是他們西海議會的議長。

與東海的獨裁做法不同,在西海,公事都是由龍王所率領的議會開會討論後來做判定。當然,這也不表示他們西海的方法比較好。

不過,西海議會的會長向來和他家臭老爸的關係很好,在列比厄戰敗後,得不到支援的昊應和,莫非是想靠藉著議會的力量引發內亂,逼南傲公下台?

「南傲公一向霸道、固執,議會應該對他很頭疼。」昊天仇微瞇著紅瞳沉吟道:「不……搞不好他還想把議會廢除。」

若是這樣的話,西海議會和臭老爸聯手,暗中提供協助,也不是不可能……不,不對!臭老爸巴不得將王位雙手捧給南傲公,而且,他最不願意看到的,就是讓西海自己人打自己人,除非真到了無可避免的地步。

畢竟,那傢伙比任何人都要討厭戰爭。

可惜,從他的位置聽不清楚那兩人之間的對話,否則就能知道更多情報……

但,再靠近的話昊應和就會察覺到他的存在。

他可不能因為心急而錯失機會。

眼看昊應和和西海議長已經結束對談,正打算分開,昊天仇這才趕緊拉回思緒,隱藏好氣息,目送他們離開。

 

「不跟上去看看嗎?我們可以各跟一個喔。」

「現在還太早,我可不想打草驚蛇……至少,可以確定臭老爸人在西海就──好!」昊天仇停頓三秒,偏頭看著窩在他身旁的男人,錯愕地瞪大雙眼。

「滄──」

「噓!別出聲!他們還沒走遠,會被發現的。」

來不及出口的呼喚被纖長的手指截斷,褪去最初一秒驚愕的昊天仇仰躺著,任由他壓在自己身上,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張從幼時就在心底生根的臉孔看。

快一個多月的時間沒見到他了……

壓抑不住的思念,讓他忍不住緊緊地抱住對方。

「痛!別把我抱得這麼緊!」

「滄愔,真的是你啊……」這個氣味,他真的不是在作夢。

低啞的呢喃伴隨著熟悉的氣息蹭灑著敏感的頸項,有點麻、有點癢,見他這麼想念自己,原本還想對他發脾氣、斥責他莽撞的滄愔,莫名心中泛起一股酸軟,推拒的雙手一滯,輕輕地、淺淺地勾在他的肩背上。

「一個月……」

「嗯……」

「我一個月沒有碰你了……」就像是飢渴許久的野獸,昊天仇張嘴,狠狠地咬住滄愔的脖子。

滄愔忍住叫聲,難受地皺起臉來,但下一秒,炙熱舌蕾伴著火燙的吮吻,一下下刷過留著齒痕的傷口,刺痛夾帶著搔癢,讓滄愔只能縮起身體顫抖。

「昊天仇!」滄愔一掌輕推著他的臉,掙扎著想要躲開。

但向來精於格鬥戰技的西海龍王繼承人,身手與力氣自然比他這半龍的黑蛟更大、更好,滄愔根本掙脫不開對方的束縛,兩人就這樣順勢在草地上滾了一圈,滄愔一下子就被壓在身下,兩手手腕被昊天仇緊緊抓著。

那張沾了草屑的臉,背對著陽光閃閃發亮的髮絲,霎時勾起了他心底深處的記憶,滄愔一個恍惚,弱下了掙扎,隨著那愈趨激烈的挑弄輾轉喘息。

「滄愔……」吻,沿著紅透的耳尖、頸項、胸膛不斷落下纏綿的印痕,牙齒咬開他的衣服,舌尖忘我地往下移動,半露的肌膚透出淡淡的紅暈,好聞的氣味刺激著他的大腦,滄愔每一次的輕顫,都好可愛,可愛到……他想就這樣把他吃下肚。

「唔……你、你這……快給我住手!」驚覺某個火燙的器官正抵著自己的下半身,原已陷入半迷醉狀態的滄愔倏然清醒,羞怒之下,居然用額頭狠狠地朝他的下巴撞了過去!

「呃!你這……」

「我、我可不是因為你才來到這裡的……給我、給我住手!」

滄愔拉好衣服,尚帶著情慾薄紅的眼角微挑,惱怒地瞪著昊天仇!

昊天仇按著額角惡狠狠地瞪著滄愔,但最後態度卻又軟化下來。

「……嘖,知道啦!」沉著一張俊臉十分鬱悶的男人,罵罵咧咧地把人重新撈回懷裡,手指憐惜地揉著他撞紅的額頭,「下次想揍我,找根棍子或石頭得了唄,我這一身皮肉都是練過的,你當你的腦袋是泰山石敢當啊!居然就這麼撞過來……」

滄愔紅著臉、推了昊天仇一把,「別鬧了,我這次來是有正事的。」

「知道、知道!又是為了你的龍王大人是不是?」

「不,我這次是為了西海。」

出乎意料之外的回答,令昊天仇有些驚訝。

「你……我以為你討厭西海。」

「西海是我的故鄉,我怎麼可能討厭它。」滄愔低頭,重新綁好糾纏中散開的衣帶,避開昊天仇的目光,「西海目前的情況,很有可能會引起內亂,上古神龍的事情才剛結束沒多久,情勢都還沒穩定下來,要是現在西海又出現什麼危機,只怕會對四海不利。」

「四海向來像兄弟般相處,四位龍王共同管裡龍族,地位相同,如果引起內亂的話,很有可能會打破這個平衡……等、等等,該不會……」

跟著滄愔走出了樹叢,昊天仇思索著滄愔說的話,臉色愈來愈凝重,「你認為,西海的內亂很有可能會蔓延到另外三海?四海的平衡,會崩塌……」

「機率很高。」滄愔看著他,點點頭,「這就是列比厄大人想要的結果。我猜,這應該是他沒順利奪取四海之後的備用計劃吧。」

習慣性地以食指輕點著唇角,身為東海謀士、善於判斷情勢是他的天賦,從來沒有出錯過,「我想久樂大人也是擔心這點,才會派我來這兒。比起我,那位大人的眼光更加準確。要真是這樣,我就不能無視西海的情況。」

昊天仇沒有說話。

他的滄愔,本非泛泛之輩。

善於觀察、在適當的時機做出決定的滄愔,是替安格爾穩定東海的最大功臣,自知不適合坐上龍王位子的安格爾,千挑萬選看上了滄愔,甚至不惜把他從西海帶走,也是因為看中他這點。

安格爾欣賞、信任的滄愔,或許是東海的謀士。

但在他的眼裡,滄愔就是滄愔。

無關身分、無關種族。

只是個……令他著迷,動心不已的男人。

專注於思考的滄愔,沒注意從背後接近自己的人,直到他的身體被強而有力的手臂包覆,整個人被圈進堅硬又溫熱的胸膛,他才猛然回神。

「昊大人,你別又──」

昊天仇把臉整個埋入他的髮旋,輕吻著他的耳背。

「昊天仇!」感覺到他的鼻息,滄愔紅著臉無措地掙扎,卻怎麼樣也擺脫不了對方箝制,「我說了別這樣!現在不是讓你……昊天仇,放開我!」

隔著衣服,昊天仇熟練地磨蹭著他,滄愔的身體不由一陣陣輕顫,腿軟得只能癱在他的臂彎裡。

氣息在愈發失控的挑逗下愈來愈凌亂,他只能用近乎泫然欲泣地聲音請求他:「拜託你放開我。」

向來對他情動時的聲音沒轍,昊天仇收緊了雙臂,重重一口咬住他急速滾動的喉結。

「唔嗯!」滄愔緊咬下唇,縮著身體瑟瑟地顫抖,「我、我都說了不要……」

「我們都一個月沒見了。」昊天仇輕啄了下他的肩,鼻尖擦著他滾燙的肌膚、沿著他的背脊滑落,「你的龍王、你的西海,你要的我全都會讓你如願……我保證!」

「別、呼嗯!」滄愔受不了刺激地弓起身體,抵住他的胯間。

「滄愔……滄愔!」見滄愔耐不住有了反應,昊天仇更加積極地把手探入他的衣服裡,「不管是上古神龍的詭計還是其他什麼……就先拋在一邊吧!現在,是我們倆的時間。」

「不──」手指碰觸到乳頭的瞬間,滄愔忽然清醒過來,使出全身力氣將昊天仇推開。

「滄──」昊天仇一愣,突然失去懷裡的溫度讓他錯愕。

「昊……大人……」滄愔迅速地整理好衣容,臉頰仍留著紅暈,但態度卻比之前還要冷漠,「我說過,現在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。」

「那什麼時候我才能碰你!」昊天仇緊握起拳頭,見滄愔露出害怕他的神情,更加心煩意亂,一拳重擊在身旁的樹幹上。

不是這樣!

他也不想這樣!可若不透過這一次次的身體交纏,他要怎麼證明他真的擁有這個男人?東海的龍王安格爾、魅水族的首領……這些人,都跟滄愔有著切割不斷的聯繫,都存在他跨不進去的屬於滄愔靈魂的一部分。

幾百年了……

一次一次,彷彿看不到盡頭的追逐……

他的心,也是肉做的。

他……也是會……累的。

「昊……」粗壯的樹幹,留下了清晰可見的拳頭印子,滄愔被昊天仇困獸般的神情震住,「昊天……」

「算了,隨你便。」冷冷扔下這三個字,頭一次無視滄愔的徬徨,昊天仇掉頭離開。

原想說些什麼卻被孤獨留在原地的滄愔,默默地看著他離去的背影,將想要說出口的話,艱澀地嚥了下去。

這是第一次,昊天仇先轉身離開,將來,他或許該漸漸習慣……

--更多精采內容,就在《龍的溺愛準則01》--2017.8.9溺愛上市!--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東立.幻小說

qqto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