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草子信老師親簽的《神說不可以》簽名書+書籤組,

已經打包上路囉~~大家準備好了嗎?

在新書入手前,阿編要先給大家上搶鮮試閱囉!!

書名:神說不可以~幽間戲言系列卷一

作者/繪師:草子信/TaaRO

上市日:6/14

定價:200 

內文簡介:

凡心大動──衣帶漸寬勾人睡?

作為當代黃泉守門者,從第一次見面,青柳就可以肯定神仙裡討厭的傢伙很多,

但,曹佾絕對是最討人嫌的那個!

偶然一次「勞動」,

居然讓他遇見了個這麼有趣的小東西──

清心寡欲、貌似與情愛完全絕緣的黃泉守門者。

神仙就不可以動情動慾?

呵──三界眾生,還有他曹佾勾不到的魂?操不到的──人!

搶鮮試閱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曹佾抱著青柳跳下來,腳下同時吹出仙氣,讓那些行屍無法靠近。

  原以為這麼做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地驅散這些被操控的無辜生靈,卻不料懷中的青柳竟然痛苦萬分地皺緊眉頭,甚至不由自主地溢出一陣難受的低喃。

  「青柳!」

  「我、我沒事。」

  青柳知道曹佾之所以放出仙氣,是為了逼退那群人,只是在這麼近的距離下,他同樣難以忍受來自曹佾身上的仙氣的衝擊。

  「你的仙氣……不尋常……」因難受而扭曲的表情、大口喘息仍無法平復的心跳,幾乎讓他昏厥。

  「這是當然。」曹佾雖然不明白自己的仙氣為何會讓青柳痛苦,但他立刻散去腳下的白霧,不再使用。

  而在他解除白霧的同時,那群在周圍徘徊的行屍便撲了上來。

  曹佾鼓起臉頰,朝上方一吹,瞬間貫穿穹頂打出了一個洞,隨即,他抱著青柳奮力一跳,離開那陰暗又難聞的汙穢之地。

  「在這裡等會兒,我解決了它們就回來。」

  退回村落入口,他讓青柳靠著樹幹休息,轉身掏出劍,打算回洞窟裡解決那些人。

  「等等!」青柳拉住他。

  「咦?難道你捨不得我?」被那暫時使不上力、軟綿綿的勁道一拉著,曹佾還是停下了腳步,眼神閃亮地盯著青柳。

  「笨蛋,才不是。」本已好一些,只是還有點使不上力的青柳,被這沒節操的流氓仙人惹得頭痛欲裂,「我是要你別對那些人出手,他們只是被操控而已。」

  「這我當然知道。」曹佾勾起嘴角,「我可是心地善良的神明,不會濫殺無辜,你放心,我會讓那些村民恢復自由,不會再讓惡鬼作亂。」

  說完,曹佾便匆匆趕回洞裡,把青柳留在原地。

  緩過不適後,青柳尋思著,他還是想過去看看,那些被控制的村民交給曹佾來處理大概是沒有問題,但那三個甕──

  「那是正在煉製的守門者,不過──已經沒救了。」青柳覺得很難過,不需打開,就能判斷出甕裡的情況,因為那氣味已經完全不對。

  至於曹佾,依照他的反應來看,對方似乎沒有發覺甕內的蹊蹺,這樣也好,省得他還得花時間想辦法打發這流氓仙人。

  「你就是『守門者』?」

  霍然聽見陌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正打算追上曹佾的青柳嚇了一跳!還沒來得及轉頭,就被人捂住了嘴巴。

  他完全沒發現有人靠近自己,那逼近的鼻息,在他脖子上大口喘息,那略帶沙啞的笑聲,令人打從心底厭惡。

  「這真是大收穫,只要有你的話,我就能製作出『守門者』,進入那扇門裡。」

  粗糙的手指磨得青柳很不舒服,感覺到偷襲者的另一隻手正在撫摸自己的身體,讓他更加反胃。

  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,畢竟想要知道「守門者」祕密的人比比皆是,只不過,他從未給人近身的機會,這回要不是受到曹佾的影響,他也不會這麼狼狽。

  「嗯,讓我嚐嚐味道。」

  那人得寸進尺地撩起他的衣服,大手輕撫著他的肌膚,濕熱的舌頭舔拭著他的脖子,甚至輕咬,就像是真的在品嚐「食物」似的。

  難得落於下風的青柳心中的不快已經到達極限,就算他現在比較虛弱,也不見得會容忍這種人對自己上下其手。

  他單手畫符,就在他打算出招的時候,一把長劍直接掠過他的耳邊,刺進男人的眼睛。

  「啊啊啊!啊──我、我的眼睛,我的眼睛!」男人發出沙啞而可怕的慘叫聲,抓住青柳的手就這樣放開了。

  男人在地上打滾,想要抓住劍身,把它拔出來,卻怎麼樣也碰不到它。

  青柳從這個男人身上嗅到了那三個甕的味道,但他還是人。

  而不知何時已經趕回來的曹佾,黑著臉站在男人面前,一腳踩住對方的肚子,握住劍柄,將它插得更深。

  「啊啊啊啊──」

  「快、快住手!你在做什麼!?

  這男人還有人的氣味,不是妖怪也不是惡靈,不能這麼肆意發火。

  曹佾面無表情地拔出配劍,眼看就要把對方四分五裂。

  為了阻止他鑄下大錯,青柳趕緊召喚出動物靈,纏繞住他握劍的手腕。

  曹佾停頓半秒,冷眼注視捲住他的動物靈,太過恐怖的殺氣,讓動物靈匆忙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青柳的手。

  他的臉色還有些蒼白,但已經恢復力氣。

  「住手。」青柳厲聲阻止曹佾,「你不能殺他。」

  「給我一個不殺他的理由。」曹佾冷冰冰地反問。

  青柳不明白老是嘻皮笑臉的流氓仙人到底哪根筋不對,明明才剛下去處理那些村民,怎麼現在又突然跑回來,還火冒三丈。

  就算他被襲擊,也不該如此生氣。

  「是我大意,才讓他有偷襲的機會,否則他這種程度的傢伙,根本無法靠近我。」

  「那是我害的囉……」曹佾稍稍收起怒意,卻皺眉,看似有些自責。

  但很快地,他又瞪著這個男人說道:「我現在就來更正錯誤。」

  青柳眼看有理說不清,只好直接朝他的頭拍下去,氣憤地罵道:「要你住手沒聽到嗎!?衝動什麼!?

  「當然啊!因為他碰了你。」曹佾臉上掛著恐怖的表情,笑盈盈地對他說道:「沒讓他魂飛魄散,我是不會甘心的。」

  「你少給我發神經啊,男人被摸個兩下有什麼關係!」青柳氣不過,一把抓住他的手,塞進自己的衣服底下,「這點小事,根本用不著取人性命!」

  曹佾根本沒在聽青柳說話,他瞪大雙眼,直盯著自己伸進青柳衣服底下的手,興奮的心情已經完全蓋過憤怒,讓他飄飄然地,連自己剛才在生什麼氣都不知道。

  眼看他表現得如此直接,青柳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他才好。

  突然間,他感覺到曹佾的手捏了下他的乳頭,嚇得他叫出聲來。

  「啊!」

  「真是沒情調的聲音。」曹佾不知何時已經收回長劍,攬住他的腰,把他拉近自己,「不過我喜歡。」

  青柳想把他的手拿出來,卻無奈力氣比他小,怎麼樣都推不開。

  「你、你摸夠……唔!」青柳一陣輕顫,臉頰泛紅。

  曹佾將唇貼近他的耳邊,低聲道:「不夠呢,遠遠不夠。」

  這樣的挑逗讓青柳全身顫抖,曹佾甚至還把大腿放入他的胯間磨蹭,讓他更有感覺。

  已經許久沒和人有過這種親密接觸的青柳,實在難以忍受這樣的挑逗,更不願承認,自己竟然因為一個男人的撫摸而有了感覺。

  他咬著牙,直接用腦袋撞擊曹佾的下巴。

  曹佾差點沒咬到自己的舌頭,痛到不行的他只好鬆開了手。

  「你!你這傢伙!」總算獲得自由的青柳,狠狠踹向曹佾的屁股,把他踢得遠遠的。

  「嗚嗚,好痛啊。」曹佾摸著下巴,眼角泛淚,「你也覺得舒服不是嗎?為什麼要拒絕我?」

  「好好給我看看時間場合!」他手忙腳亂地拉好衣服,兀自大口喘息,潤紅的臉色,看得曹佾又是一陣心旌動搖。

  「如果不是現在的話,就可以囉?」

  「我不是這……」

  「那我們趕緊把這事解決掉,然後回我家去。還是說你想到你家去……噗!」

  話還沒說完,青柳已經一拳重擊他的臉,將他打倒在地。

  不理會那躺在地上作死的流氓仙人,青柳回過頭,看著那個中了曹佾一劍,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男人。

  「已經沒救了。」他低聲說著,將兩指合併,朝男人身上一指。

  只見男人的胸膛冒出一團圓滾滾、棉花糖般沒有固定形狀的白色霧狀體。

  青柳抬起頭詢問:「製作『守門者』的人是你嗎?」

  飄浮在半空中的霧團沒有出聲,但青柳卻彷彿知道它在說什麼似的點點頭。

  「是嗎?有人指導的……能告訴我那人的模樣嗎?」

  霧團繞著青柳飛一圈之後,便消失不見,而倒在地上的男人,也沒了氣息。

  青柳嘆口氣,無奈道:「結果又是個死胡同,看來還得往其他方向調查。」

  「調查什麼呀……我只想趕快回家和你做。」曹佾自動趴在他的背上,親暱地在他耳邊低語,「走吧、走吧,還是說你想打野……」

  「洞窟底下的村民們怎麼樣了?」

  曹佾聽他態度認真,知道不把事情處理完,青柳就不會理他,只好乖乖回答:「我已經淨化了那道瘴氣,那些村民很快就會恢復意識的,不用擔心。」

  略頓了頓,見青柳的表情不見鬆懈,又問:「你這邊查到什麼?」

  「這個男人說,有個人教他們這樣做就能跨越陰陽兩界,讓他們見到死去的家人。」

  「他怎麼願意告訴你?」

  「我減少他在地獄的刑期。」

  「你能做到這種事?」

  「能,十殿閻王有給我特權。」

  「哎──看不出十殿閻王挺重視你的,該不會也對你有意思吧?」

  「你在說什麼蠢話……還有,把你的手拿開,別趁機偷摸。」

  青柳掐住正在他衣服裡亂摸的手,痛得曹佾叫苦連天。

  「痛、痛、痛,你輕點!」曹佾收回手,忍不住抱怨:「你這樣我可不保證會對你溫……喂!好歹聽我把話說完啊!」

  青柳根本不想聽他說什麼,滿腦袋裡只想著要找出元凶,若是放任那人繼續搗亂,這樣的村莊就會不停出現。

  那三個甕裡不只有一種屍體的氣味,他們不知道是殺了多少人,才做出那種東西,要是真讓他們成功,恐怕做出來的不會是守門者,而是厲鬼。

  「等等我啊!你要上哪去?」

  「我要找出元凶……不過我得先回本家一趟,要派人來回收這三個甕。」青柳皺起眉,「你帶來的情報確實很珍貴,我要謝謝你,但從現在開始,這件事就輪不到你插手了,我勸你最好乖乖離開,別再跟著我。」

  曹佾壓根無視他的警告,快步追上他,纏著他不放。

  「這可不行,我說過我對你一見鍾情,怎麼能放任自己喜歡的人去做危險的事?」

  青柳停下腳步,轉頭看他,「你真是個怪人。」

  「陷入戀愛中的男人,哪個不怪?」

  「我勸你最好還是別跟我扯上關係。」青柳閉上眼睛,隨手招來一陣風,將曹佾與自己分開,「守門者一族是你高攀不起的對象。」

  說完,他便隨著旋風消失在曹佾面前。

  被扔下的曹佾,非但沒有露出困擾的表情,反而被勾起了更濃厚的興致。

  「高攀不起呀?對男人拋出這種話,可是會造成反效果的。」他盯著自己的掌心,沉浸在短暫而甜美的滋味裡。

  「要我放棄那麼可愛的乳頭,身為男人,可是辦不到的呀。」

  他笑盈盈地說著,不遠處的青柳,頓時感到一陣惡寒。

--更多精采內容,敬請期待《神說不可以-幽間戲言系列》卷一2017.06.14戲愛上市!--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東立.幻小說

qqto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