期待已久的東立原創大賽銀賞作品《諸願成就——巫女緣結於大正》正式公開內文啦!

看到「諸願成就」這樣的標題,大家是否跟小編一樣,對內容浮想聯翩呢?

書名:諸願成就——巫女緣結於大正

作者/繪師:雨茶/六百一

上市日:4/21 

定價:250

首刷加碼精美附錄

◎巫女緣結精美票卡貼

◎巫女緣結祈願書籤組

◎諸願成就番外小冊子

主角之一是穿越千年時空的巫女,看了這麼多神祕,漂亮又萌的巫女美圖,是不是跟小編一樣心癢難耐呢~~

試閱馬上上菜!!

內文簡介:

「……好吧,我知道在身為巫女的面前說出這種話是不太好,但是隨著科學的發展,很多我們以為是怪異的現象,都被證明只是迷信的一——」

「不對吶,響。『深切的盼望』、『確切的努力』,兩者的羈絆將會招來神蹟。」

大正年間,結緣堂古物店主諸誠響滿懷期待地驗收採購而來的古轎。

值錢的東西沒找著,反倒發現了一名活色生香的巫女:緋室金月。

不信鬼神的古物店主響,遇上了篤信神明與魔法的巫女金月。

在文明開化的時代裡,因人心願望所成就的魔法,是否依然存在?

搶先試閱:

楔子

 

寂靜。

無光。

無聲。

全無溫暖。

沒有希望。

一無所有的……黑暗。

「還有多久呢……離咱死去的時刻……」

轎內的空氣隨著每一次的吐息益發渾濁,連流動的水聲也穿不透這狹隘的世界。

「……好想再見祂一面。」

抬起頭,她的視線像是要穿透轎頂,追尋那在看不見的天際中的某人身影。

「……好想再抱抱那孩子一次。」

垂下頭,無光的視野裡,彷彿還能看到自己親手擁著女兒的殘像。

「如果沒有遇見您……該有多好。」

伸出手,順著頸項上的紅繩撫摸,她從懷中掏出了由絲線纏繞著的燦燦金珠,柔和的光輝驅逐了冰冷空寂的深闇。

「可如果沒有碰上您……咱此生又有何意義?」

她輕輕轉動珠子,將繫在上頭的紅絲取下。

「至少,在最後……讓咱伴著您--直到永遠。」

她將唯一的光芒嚥下。

於是,世界再度化為黑暗,時間靜止下來。

--直至悠久遙遠的那一日。

 

 

第一章 轎子與巫女

 

 

紅葉輕巧地落下,又時而被風嬉鬧似的拋起,繞著懸在大門旁的木質招牌打轉。

寫有「結緣堂古物店」的六字招牌上,新刻的楷書字體還帶著嶄新的氣息,然而隨著晨光穿透窗格,那古色古香的店內陳設,又與招牌形成奇妙的對比。

掀開分隔店面與內間的帳簾,身著一襲粗布藍和服的店主人--諸誠響來到玄關前,將紺色的暖廉掛上,宣告古物店迎來新一日的開張。

拾階走上發出軋軋聲響的木頭地板,響拿著掃帚和撢子輕輕揮掃,做開店前最後一次打理。

自離開家門,將這間原本被當作倉庫使用的店鋪重新打理開張已數月有餘。經過響的一番努力,曾經堆滿塵埃的疊蓆如今錯落有致地疊放著各式雜貨與書籍,在店內蜿蜒成一條自大正年間直溯遠古的時光迷廊,邀請客人一探究竟。

「……呼,這樣應該差不多了吧。」

準備工作完成,接下來終於輪到重頭戲。

響摘下眼鏡,用袖口抹抹額上的汗,按捺不住心中的雀躍,繞過一疊古詩集本,來到被一片松柏屏風虛掩著的古轎面前。

這頂雕有生動龍紋與鱗片的古轎,是響昨日好不容易入手,貨真價實的古董--那用以支撐轎子的轅木,上頭的紅漆仍舊鮮豔,龍鱗形狀的屋簷甚至還透出湛藍的光澤。然而本體以外的地方,像是用於綴飾的繩結與銅鈴卻慘遭鏽蝕,強調著歲月留下的爪痕。

相較之下,結緣堂雖然也陳列了不少古玩,但多半是較為低價、容易入手的飾品,不然就是單純為了貼補店租而販售的二手傢俱雜貨,像這樣真正的好東西可是少之又少。

雖說響也不討厭提供在地居民一個節省荷包的中古販售場,但真想要獲利、闖出名堂的話,果然還是需要像這樣的好貨。他一邊捲起衣袖,找來抹布和毛刷細心地拭去上頭的泥塵,一邊忍不住開始想像這轎裡會藏有什麼好東西?

就他所知,像這種古轎很有可能是古代大戶人家的陪葬品,裡頭應該會擺一些織物、器具一類生活用品。就算最不濟,裡頭什麼都沒有,他還是可以把轎子轉賣給地方博物館,怎麼想都不虧。

想著、想著,他伸手去揭轎側的竹簾。

「這……」

簡直是開玩笑,竹簾的後方竟鑲著一塊木板,把整個窗戶封死。不只是這樣,他左右轉了幾圈,發現這理應是供人乘坐的交通工具,竟被改造成一口巨大的棺材,窗格與門板的縫隙均被封得嚴嚴實實。

他心中浮起不好的畫面,立刻伸手去扳出入口的卡榫--出乎意料地,在響碰到之前,門板竟自滑了開來。

和預期的腐朽氣味相反,一股淡淡的芬芳迎面撲來,還混著些許不知名藥草的味道,一束陽光射進昏暗的轎內,令所照之處重新取回鮮明的色彩。

響忍不住眨了眨眼睛,摘下眼鏡擦了擦後,又重新戴上,因為--

在晨光照耀的盡頭,是一名輕倚轎壁,熟睡中的美麗女子。烏黑的長髮順著肩頭披散,落在白衣上,沿著她姣好的身材曲線高低起伏,直至那豔紅色的緋絝為止。幾粒塵埃在光線中閃爍成晶亮的星點,繞著她如月色般秀麗的臉龐打轉。

響不禁吞了口唾沫。眼前的一切就像一幅倒映水面的絕美風景,任一陣風吹草動就會消逝無蹤。

轎中女子似乎被一連串的聲響喚醒,長長的睫毛輕輕顫動,一雙明眸緩緩睜開,與呆愣在原地的響對個正著。

「……傲心?是您嗎?」

朱唇輕啟,溫婉、帶著獨特古韻的聲音裡還有些剛醒來的慵軟,卻藏不住明確的欣喜。

「……」那似乎是個人名?抑或是……

自女子話語中滿溢而出的強烈情感,令響難以輕易應答。

「終於……見到您了。」

她急匆匆步出轎外,還沒等響反應過來,溫香軟玉的身子已撲進響的胸懷。甜美的感觸刺激著響的心臟,讓他的腦袋不斷空轉。

怎、怎麼回事!?現在這個狀況……為什麼轎裡會……到底……

「您怎麼不說話?是咱,金月,緋室金月啊!」

她說著,抬起頭對響露出燦爛的笑顏--然後,就像剛才的他一樣,瞇起眼睛,困惑地眨了眨。

「呃……我想,妳恐怕……認錯人了。」維持著被擁抱的姿勢,雖然不知道為何感到有點抱歉,他仍清楚地點出事實。

聽見回答,她就這樣直勾勾地望著他瞧了半晌--突然間,淚水溢滿了她的眼眶。

「說得也是……明明都已經不在了,咱還在想些什麼吶……真是的,咱又、又這樣……嗚……對不起、真的……對不起……」

她急忙鬆手,移開目光,任由眼淚如珍珠般點滴落下,在地上點成一圈圈的深色淚痕。

「呃、別……先別哭啊!」

幾下變故來得太快,讓響來不及思考,他慌忙拿起手中的抹布正要遞過去,又匆匆抽回,換成隨身的乾淨手帕。

「謝謝……」

她輕聲道謝,淚水,卻止不盡似的落下。於是,在她平復前,他只是靜靜地待在她身旁。

 

 

「好點了嗎?」

名喚緋室金月的女子默默點頭,接過響遞來的熱茶,輕啜一口。

響隨後也給自己倒了一杯,藉由喝茶的掩護偷偷觀察起這名女子。

那白衣緋絝的巫女裝--雖然和常見的樣式略有不同--清楚地說明了她的身分,也就是侍奉某位神祇的巫女。而從轎子被封合的狀況來推斷,那可能是用於獻祭的神轎,也就是說,她應該是類似……某種……人柱的存在?

不,慢著、慢著,如果氏政沒有說謊,這頂轎子可是好幾百年前的東西呦!現在是要說,那時候的人柱活到了現在?太不合理了!反倒是緋室這個姓……會是巧合……嗎?

「那、那個……」

「啊,是,怎麼了嗎?」

他立刻抬起頭,臉上重新堆滿營業用的笑容。

「咱是不是……給您添麻煩了呢?那個……」

「諸誠響。」響向不好意思開口的她做了回答。

「是,諸誠先生。」女子深深地低下頭,「……一下子被不認識的人抱住,一下子對方又哭鬧起來,您一定感到非常困擾吧?真的是非常對不起!」

「請抬起頭來,緋室小姐。」被這麼一道歉,響反而突然有點想笑,再說,他本來就沒有生氣,「……其實,不滿是沒有,好奇心倒是被您勾起來了--您為什麼會躲在轎子裡呢?可以的話,還希望您能夠說明一下。」

「躲?不,咱是為了鎮壓印旛沼的水患才--」她說到這兒,像是連自己都感到困惑似的壓住了胸口,喃喃自問:「為什麼……咱還活著?」

那口吻異常單純直接,就像在責怪自己一樣。

響無語了。

「等等,緋室小姐。您該不會是要跟我說什麼,為了讓狂怒的水神平靜下來,於是獻出自己的身體之類可笑的話吧?」

「咦?原來諸誠先生也聽聞過鎮壓的儀祭?」她感到意外似的眨了眨眼,隨後又點點頭說道:「是的,雖然細節上有所差異,但咱確實施行了以此世之緣換取印旛沼之平靜的咒法。」

響再次無語。

「……不是我想潑冷水,但是緋室小姐,咒法、魔法什麼的,是不存在的喔!當然,每個人有自由選擇自己要相信什麼的權力和自由--」

她立刻搖頭反駁:「不對,咒法和神蹟都是存在的。」

「不,那個啊--」

「存在的。」

她再次強調,那認真的態度就像他剛說出了什麼大不敬的話。

「……好吧,我知道在身為巫女的妳面前說出這種話是不太好,但是,隨著科學的發展,很多我們以為是怪異的現象,都被證明只是迷信的一--」

話說到一半,兩根柔軟的手指覆上他的嘴唇。

「不對吶,諸誠先生。『深切的盼望』、『確切的努力』,兩者的羈絆將會招來神蹟。」

那像是訓誡說錯話孩子的口吻,讓響一下子不知道該從何反駁。

--真是的,我怎麼跟她認真起來了呢?信也好,不信也罷,都是人家的自由。就算自己曾被「那個人」騙過,也沒必要硬去揭人家的底才對。

「……看來,您還是不願意相信的樣子吶,嗯……」

她微微側頭,食指輕點下頷,沉思著。

「啊!有了。」她一邊說,一邊從袖中抽出一張紋樣繁複的符紙,隔空指著面前還有半滿的茶杯唸禱道:「咱企盼、咱祈求,以雲雨之恩澤重注此杯之水--」

接著,她將符紙一揮,劃過茶杯的上空……然後,什麼事都沒有發生。

「啊勒?啊勒勒勒勒!?為什麼……」

「咳,我說,緋室小姐……您該不會是想要讓茶杯的水漲滿之類的吧?」

她再次以不同的手勢揮舞符紙,但依舊什麼變化都沒出現。

難得今天身體狀況還不錯,響卻突然覺得頭開始痛起來了。他苦笑著嘆氣道:「我想,您試再多次也是同樣的結果。」

「嗚……」她像是被響這句話貫穿般,整個身體都僵住了一秒,但她隨即鼓起臉頰,像是被壞學生頂嘴的教師般按著桌子站起身來,說道:「既然這樣,那咱就--敢問諸誠先生,最近莊稼生長得如何?是否有乾旱的前兆?」

「我想,緋室小姐是想問『有沒有下雨』這件事吧?最近是沒有啦……」

不過,莊稼什麼的……這附近可沒人在種田呀,最多就是在自家後院種給自己吃的野菜之類……

「嗯,那這樣就好辦了。」

她從懷中抽出兩柄檜扇,快步走向店門。

這……難不成這位巫女小姐還想要祈雨來著?是多想讓他相信神蹟啊……

對她的執著和行動力感到好氣又好笑,這次響沒有追上去,只是坐在原位喝著茶,等她自行放棄回來。

--直到他聽見一聲尖叫。

 --更多精采內容,敬請期待諸願成就——巫女緣結於大正2017.4.21緣結上市!--

創作者介紹

東立.幻小說

qqto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