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月,幻小說新書由妹子打頭陣!

屬性偏宅(阿編是指宅心仁厚的宅)的無胥老師,妹控萌力徹底暴發!

以宅男主為世界中心,各款萌妹集結,看得阿編眼花繚亂(擦掉滔滔口水以下有圖有真相)

作者:無胥   插畫:方向錯亂   定價:210

萌可萌非常萌目次:

隨書附錄:

◎PET書簽卡(脫掉黑絲的德諾絲)

◎番外特典:

內文簡介:

──在這座名為薩拉達的邊境小鎮中,最不缺的東西就是風。

「我想要找風的影子!」
被風引領而來的旅者,捎來了一句摸不著頭緒的話。
以此為起點,

背著三把劍的德諾絲、只為人製作菜刀的哈莫、負傷的神祕少女伊洛芙卡,原本毫無交集的三人圍繞著魔劍的傳說展開了冒險!

然而,愈是靠近魔劍的人,愈會被其中的「毒」給蠱惑

……美少女劍癡+獸人蘿莉+鄰家小妹──冒險戰隊裡都是妹子的大危機!?

內文試閱:

 

「太慢了!太慢了!滑翔兔都要飛走啦!」

  在酒館跟拉娜道別後,我趕緊回家收拾了簡單的行囊,便加快腳步前往西邊出口,可沒想到才剛轉出街口,大老遠就聽到有人大呼小叫。  

  不遠處,德諾絲坐在木柵欄上搖晃著修長的雙腿,看起來非常期待這次旅行,但這樣……真的讓我覺得很丟臉。

  我極力忽略週遭那些路人竊笑的目光,無奈地低著頭,趕緊走到她身旁,以免再引起別人更多的關注。

  「首先,一個鐘頭還沒到──」我咬著牙,壓低了聲音說道:「再來第二,滑翔兔並不會飛。」

  「嘿──重點是你居然比我晚到啊!」德諾絲輕笑,動作輕盈地跳下柵欄。

  「妳等多久了?」我忍不住打量著她的臉。

  「嗯~~大概……」德諾絲雙手抱胸,歪著頭思考了一會兒才說道:「半個鐘頭了吧?」

  「太早了吧!我們不是約一個鐘頭後嗎!?」

  「旅行就是這樣子嘛──」面對我的反應,德諾絲伸手淡定地拍了拍我的肩膀,「太深究小事情是很累的~~好,我們出發吧!」

  「我已經開始累了……」

我搖了搖頭,認栽地帶著她一同離開了薩拉達。

我們沿著道路向西北方前進。

  一路上,可以感覺得出來德諾絲情緒十分高昂,步伐甚至比我還快上一些,

不時撥弄著臉頰邊的鬢髮,又或是將腰上的配掛著的劍連著鞘抓起來把玩一番,臉上滿是興奮的神情。

  「去遺跡尋找風之影的線索,順便見識、見識什麼叫滑翔兔,總覺得會是個愉快的旅程呢!」行過一個拐角時,德諾絲放勻速度配合著我的腳步,「哈莫,你說是吧?」

  「愉不愉快我是不能肯定啦,但這一路上我們可要小心一些,因為附近有個獸人的部落,跟我們薩拉達的關係並不算好,碰上了或許有些棘手。」

  「欸──等等!」

我挑了下眉,「呃──現在才害怕已經來不及囉。」

  「不是、不是──」德諾絲轉過了身子,一邊倒退著走、一邊認真地望著我,「哈莫,你該不會以為我身上帶著劍真的只是為了收藏吧?」

我一愣,「誰知道啊!我可真的沒看過在身上帶著那麼多把劍的人。」

  「呵呵,因為每一把都割捨不下嘛……」德諾絲拍了拍腰際的劍鞘,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笑容,「不過別看我這樣,我在地下公會可是擁有頭銜的喔!」

  「咦?騙人的吧!」我一個踉蹌,連忙穩住腳步,「妳說的是那個地下公會嗎?」

  「不然是哪個?你看!」

  她拉開了領口,伸手自胸前掏出了銀色墜飾證實了這番言論。不過這舉動害我嚇了一跳、趕緊移開了目光。

  這女的還真是毫無防備。

  「還、還真的是呢……」

  我曾經細細研究過這個公會會員的識別證,因此我可以確定她拿出來的墜飾的確是真物沒錯,但我還是感到不可置信。

  地下公會,那是這個世界上最大且最知名的祕密組織。

  雖然這種說法在邏輯上存在著問題,但就算三大帝國的執法單位都知道這個非法團體的存在,卻有默契地從未對其做出正式的干預。

  追溯到地下公會創立之初,就是由一群流浪者所組織起的互助團隊,如今拓展的範圍不僅超越了三大帝國領土的總合、甚至還跨越了種族之間的隔閡。

  能通過申請成為地下公會的一分子,本身就是一個對於冒險者的認可,而獲得專屬的稱號,更是只有對公會做出特殊貢獻、或是曾進入年度積分排行榜的人才擁有的殊榮。

  銀色墜飾表示她是可以擁有稱號的中高級會員,不僅在各地的合作商行都有優惠,必要時更可以花錢動員低階會員替自己辦事。

  不過仔細想想似乎也是合理的,畢竟像她這樣一個女孩子能獨自來到薩拉達,怎麼可能會是一個簡單的人物呢?是我太小看她了。

  「好奇問一下,妳的稱號該不會是……」

  「沒錯,正是我之前提過的『名劍收藏家』。」

  「原來那真的不是開玩笑的啊?」

  「真是失禮,這可是經由正規管道向公會申請通過的稱──嗚哇!」

  維持倒退行走的她,被一塊石頭拌到了後腳跟。

  只見尊貴而擁有稱號的銀墜會員就這樣呈大字型仰倒,一點也沒有資深冒險者應有的姿態。雖然我趕緊伸手抓著她的衣角沒讓她真的跌落,但最後還是幸災樂禍地笑了出來。

  「前輩,請問您沒受傷吧?」

  雖然我並不是地下公會的會員,但我還是故意模仿了會員間的互動方式。

  她的耳根立刻紅了起來,但卻仍想嘴硬。

  「哼,這只是我想測試你是否擁有紳士風度,不然區區的石頭……哇啊!哈莫你別突然放手啊!」

  我只是作勢鬆開了手,沒想到她卻雙手併用拉住了我的手臂不放,整個人狼狽又慌張地靠著我的身子站穩了腳步。

  「誰教妳不肯老實承認自己跌倒了?」

  「我哪知道會有這麼大一個石頭掉在路中間阿!」

  「走路不看路就是這個下場囉。」

  我笑了笑,正要繼續往前走了時候,發現她突然又蹲了下去。

  「啊……」

  她揉了揉腳踝,看起來應該是被石頭拌到時扭傷了腳

  我嘆了口氣,將行囊背到胸前,背對著她蹲低了身子

  「你幹嘛?」

  「上來吧,我背妳。」

  「你有什麼奇怪的意圖嗎?」

  她皺起眉頭看著我。

  「不要就算了。」

  「欸!」她抓住了正要站起的我,「……我可沒說不要。」

  我再次蹲下,並將她背了起來。

  比我想像中的輕,一點都不像是一個比我還高的人應有的體重。

  她的頭髮垂落在我身上,細微的吐息也近在不遠處。

  雖然我不是第一次背女孩子,但這卻是除了拉娜以外第一個。原本還沒想那麼多,但有了更近距離的接觸後,心跳卻開始快了起來。

  我試著裝作鎮靜,但氣氛卻因此冷了下來,直到她先開了口。

  「沒想到你力氣還真不小。」

  「喂,跟一個鐵匠說這什麼話呢……工房的鐵鎚我看都比妳還重半分。」

  「這是在誇獎我嗎?」

  「不,妳根本就沒吃飯吧?太瘦了吧。」

  「原來,哈莫喜歡胖一些的,但別以為我會因為這樣改變飲食喔。」

  「別亂解讀我的話語!然後我也不稀罕!」

  「不、稀、罕?」

  德諾絲突然之間不知道怎麼了,雙臂緊緊地扣住了我的脖子。

  我差一點就要不能呼吸了,只能趕緊開口求饒。

  「我錯了、我錯了!德諾絲大人快鬆手啊!」

  「哼,讓你知道個教訓,跟女孩子講話可要多注意。」

  然後她才終於鬆開了手。

  感覺差點就要死了,我趕緊大口呼吸著空氣。

  「欸,哈莫。」

  「……怎、怎麼了嗎?」

  我一時之間還以為她又要繼續發脾氣,但她卻忍不住笑了。

  「別那麼緊張嘛~~我只是想問,我們這樣是不是會落後許多進度啊?滑翔兔還遇得到嗎?」

  「是不至於落後太多……但妳到底是去找風之影還是去找滑翔兔的啊?」

  「風之影啊?」

  「那如果我說風之影跟滑翔兔只能選一個,妳會?」

  「滑翔兔。」

  「認真?」

  「認真的……跟你開玩笑。」她輕輕敲了我的頭,「哪有人這樣逼人家二選一的,真沒良心,明明就是你說可以一起找的。」

  「好啦、好啦……對不起啦。」

  「哼。」她氣呼呼地把下巴靠在了我的頭頂。

 

  畢竟離開薩拉達時已是中午過後的事情,我們走一段、休息一會兒、沒事就在拌嘴吵吵架,等到回過神來,才發覺已經快到了日落的時刻。

  這時候她的扭傷已經好了大半,早就不用我繼續背著走了。否則真的一路把她背去賽依德的神跡那邊,就算她體重非常輕,我可能還是承受不了。

  「嗚哇……風漸漸大了起來呢。」

  德諾絲伸手壓住了瀏海,語氣中顯得有些困擾。

  「所謂的『風城』薩拉達可不是隨便說說的呢。而且現在還只是開始而已,入夜之後還會在更大一些。」

  「……我來這裡的路上明明都沒有這樣的耶。」

  「這也是薩拉達的一個謎團,或許是這附近特殊的地形造成的吧?不過也是因為這樣特殊的環境,滑翔兔才會成為這裡的特產。」

  「喔!滑翔兔終於要登場了嗎?」

  「是、是、是……妳最期待的滑翔兔馬上就要登場了,但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紮營吧?時間可不早了。」

  「嗯!也是啦!」

  我們在附近的樹林之間找到了一個地形還算平坦、周遭又有能夠稍微遮蔽風勢的大樹的位置紮營。德諾絲畢竟也是長年旅行的人,手腳十分俐落,才不過一會兒就將環境整頓好了。

  接著我從行囊中拿出了一張約與人同高的網子。

  儘管這東西外型狀似漁網,但是尺寸卻小了許多,細部的構造也不大相同,而且在這個不靠海岸的薩拉達來說更顯得格格不入。

  德諾絲知道我們接下來是要尋找滑翔兔,所以對我拿出來的工具就更加地好奇,睜大了眼睛不斷上下打量著。

  「這是要幹嘛?」

  「別急、別急,我看看喔……嗯,往那邊走吧!」

  德諾絲遲疑了一會兒,跟著我的腳步來到了一處樹木較為密集的林中。

  我研究了一下周遭的環境,最後停在了兩棵健壯的樹旁,然後便將那張網綁在兩棵樹的中間。

  在風的吹拂之下,如袋子般的網子尾端微微飄起,在空中不斷擺盪。我舉起手來感受著風速與風向,並移動腳步來到網口前約十步的位置。

  「看清楚囉!」

  我蹲低身子,並從口袋裡抓起一搓處理過的碎肉塊,接著拋了出去。

  說時遲那時快,隨風飄散的碎肉塊正面迎上了那團黑影,而那團黑影則乘著風迎頭撞上了我事先佈置好的網子。

  「啊!」

  德諾絲忍不住驚叫,眼神也跟著轉向了網子之中。

  接著我迅速拉起腳邊的繩索,將捕捉到那團黑影的網口束緊。儘管那團黑影仍在網中不安分地衝來撞去,但此時的動作卻早已沒有剛才那般迅捷。

  德諾絲趕緊跟在我的腳步後面來到網子旁,探頭探腦、迫不及待想知道滑翔兔究竟長得是什麼樣子。

  只見兩隻肥肥胖胖的小動物正在網子裡不安分地扭動著身子,但卻被特殊的網子給纏得更緊。

  「這東西就是滑翔兔。」

  「等等……你說這些肥肥的傢伙,就是剛才那團快得嚇人的黑影?」

  外表圓滾滾的像顆球、長得一副像是沒睡飽的模樣,兩個大大的耳朵更是垂在一旁,外型散發出慵懶的氣息,完全無法與剛才捕食的模樣聯想在一起。

  「別看牠們身體圓滾滾的,捕食瞬間的爆發力可誇張的很,身體還可以伸展成利於在風中穿梭的形狀──所以才會被叫做滑翔兔啊。」

  我拉了拉網子裡的兔子,肥肥的身軀頓時變長了些。

  「真是奇特的生物呢……」

  「牠們就是藉著風勢來進行狩獵的,所以只有在風漸漸大起來的傍晚時刻才會出來覓食,其實是很懶惰的動物。」

  「喔?這樣啊。」

  德諾絲好奇地伸出手指,戳了戳網子中的生物,只見手指陷入了柔順的毛中、又隨即被兔子鼓起身子的舉動給擠了出來。

  「哇,摸起來好舒服喔!其實看久了還滿可愛的啊。」

  「模樣稱得上可愛沒錯……但是妳可要小心牠們的牙齒啊,很多人的指頭一不注意就被牠們吞下肚了呢。」

  彷彿是要證實我說得沒錯,被德諾絲反覆戳弄的那隻滑翔兔硬是扭過頭來,露出利牙、咬向了她的手指。

  不過德諾絲反應奇快,手指靈巧地繞了一個圈反而重重彈了那隻滑翔兔的額頭一下,讓那隻兔子頓時更加生氣。

  「嘿,還真的挺兇的呢。」

  「喂,不要玩食物啊,會被神給懲罰的。」

  「唉唷,我們家的神管不到這裡來啦。」

  「……算了。」

  德諾絲說話怪沒遮攔的,若這裡不是充滿著信仰闇神賽依德的子民,聽到她這樣褻瀆光神艾德埃斯,肯定會出大事的。

  兩隻滑翔兔的分量已經足夠吃一餐了,我們接下來各自又在附近採了些野菜蔬果、並且拾了些合用的枯枝。

  只不過此時天色已經十分昏暗,我們趕緊回到了準備好的營地,開始生火的工作。

  但最後這並沒有花上太多工夫,因為德諾絲將信手捻來的照明魔法直接轉換成火焰,輕輕鬆鬆地燃起了營火。

  「哇嗚!」我忍不住驚呼。

  一般人不可能像她這樣隨意將架構好的魔法直接轉換成新的結構的,一個不小心就會導致魔力反噬,而這種「魔傷」比尋常外傷、內傷來得嚴重許多。

  「原來你是左撇子?」

  「嗯?不是啊。」

  「這就奇怪了……」

  架構魔法不是件隨便的事情,複雜的魔法更多是由慣用手、甚至是雙手去操作,能像她一樣用非慣用手做出這種花樣的,我從來沒見過──不,應該這麼說,正常人是不可能會這樣使用魔法的,根本是在玩命。

  「呵呵~~」德諾絲得意地笑著說道:「厲害吧~~厲害吧~~」

 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,開始不停地的變換著左手掌上的魔法結構。

  「是不簡單,但看到妳這炫耀的模樣……實在是不想稱讚耶。」

  「哼,誰叫你一直不相信我真的是有稱號的會員。」

  「好啦、好啦,尊貴的『名劍收藏家』小姐,我們可以開始料理了嗎?」

  「你真的很愛敷衍人耶……」

  德諾絲忍不住抗議,但終於放棄了跟我拌嘴。

  我原先還擔心滑翔兔這種有些可愛的食材會造成她的反感,不過看到她用隨身攜帶的匕首俐落地處理起來,才想起她畢竟也是個專業的旅行者。

  沒錯,帶著小姑娘的心思是不可能喜歡長途旅行的。若什麼都介意、什麼都想順心如意的話,旅行起來是很痛苦的。

  柴火劈啪作響,串在火焰上方的肉塊逐漸散發出香氣,眼看表皮已烤成了美麗的色澤,我趕緊拿起了其中一串遞給德諾絲。

  她早就被香氣薰得差點要流出了口水,此時一拿到肉串便迫不及待地放到嘴裡,卻忘了這肉才剛從柴火上拿起,滾燙的肉汁差點就要燙到了她的舌頭。

  「呼、呼──」

  她趕緊對著肉塊吹了吹氣,等到稍微不燙了些才重新放入口中。

  只見她一口接著一口,那肥美的肉串沒兩下子就被解決了。

  「嗯……兔子我常吃,但滑翔兔的肉質也太嫩了吧……竟然還在嘴巴裡面化開了耶,真是不可思議。」

  「不簡單吧?」我忍不住笑了出來,「這口感真的非常棒,只不過天天吃的話很快就膩了就是。」

  「唉,不過還真是失策啊失策。」

  「嗯?」

  「你在酒館就說這東西適合下酒了,但偏偏我們這兩個笨蛋卻連一丁點酒都沒帶,這不是非常可惜嗎?」

  「喂喂……講話活像個大叔似的,別被酒館那些傢伙傳染啦!別忘了我們人在荒郊野外,喝醉了可是很危險的。」

  「嗯~~不然,我們回程的路上再抓一兩隻,你說好不好?」

  「這要看看到時候的狀況,畢竟牠們都要傍晚才會出沒啊。」

  「說得也是。」德諾絲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,「啊,真是美味呢……」

  第二串兔肉也被她吃得乾乾淨淨。

  本來有點擔心今天會遇不到滑翔兔,害我還有些緊張,這時看她吃得這麼津

津美味,我不禁覺得能夠順利抓到兔子真是太好了。

--更多精采內容,敬請期待《薩拉達之風》2017.3.13逐風上市!       

創作者介紹

東立.幻小說

qqto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