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週,為了不讓姊妹店的酷小說一枝獨秀,阿編還要跟大家推薦一本很值得品味的新書唷~~

來自馬來西亞的木又老師,相信有不少在關注同人插畫創作的讀者們,對她的插圖並不陌生吧~~~

這次,木又老師特別跨刀,為很喜歡的鈴木老師的作品《黑箱作業人》擔任插畫~~

一向喜歡帥哥、欣賞漂亮女生的阿編,當然不能漏掉一身黑衣、提著皮箱週遊世界的E先生,跟他可愛的小助手囉~~

作者:鈴木先生   插畫:木又   定價:240

內頁彩圖:

隨書附錄:

◎PET書簽卡

◎番外特典:一位菜鳥記者的困惑

內文簡介:

蒐集故事立方的黑箱作業人,

帶著黑色行李箱,和能幹的少女助手……

因為作業疏失,導致故事立方四散,

黑箱作業人行走於世界,將故事收回後便消失無蹤。

然而,存在感薄弱的E先生卻被愛吃鬼少女韋伶纏上。

E先生無奈之下讓韋伶成為助手,兩人搭檔前往各處收回故事。

不料,發現有人從中破壞,他們能順利完成任務嗎!?

 內文試閱:

第二站 剪影 Silhouette

 

  「我愛妳。」

  端著銀托盤的女服務生優妮,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嚇得手一滑,才沖好的滾燙綠茶,順勢全淋在她的圍裙上。

  天吶!我都做了什麼!?真是笨手笨腳的!

  優妮羞得耳根都紅了。她邊道歉,邊急忙清理桌面。

  幸好兩位客人都沒被茶水濺到,她暗自慶幸,要不然肯定會被老闆責罵一頓。但這可真是──

  優妮偷偷瞄向兩位男客人,又覺得耳根一熱。

  「小姐,妳還好嗎?有沒有燙傷?」

  呀!是剛才脫口告白的男人。光是那富磁性的嗓音就足以治癒她了,再加上那張媲美明星的俊臉,要她怎麼冷靜下來嘛!

  「我、我沒事,只是衣服濕了。」優妮羞澀地抬起頭。

  男人穿著簡約俐落的深藍襯衫,粗糙的布料可惜了那隱約可見的肌肉線條。不過他全身上下散發出的氣息,實在跟這種平價旅館附設的早餐餐廳格格不入。

  「但妳的臉好紅,是不是還有哪裡不舒服?」

  「不是的,這是因為……」

  「全是因為你在公共場合說了不要臉的話吧?」

  冷冷打斷兩人對話的,是坐在男人對面的另一名客人。

  「她被你嚇得連茶都翻了,你才該跟人家道歉吧?」

  「這怎會是不要臉的話呢?《迴旋天塔之戀》的女主角瑩曦說過:『我愛你這句話,是無論情人間愛恨如何交織,都不曾被抹滅的浪漫語言』呢!」

  即使被當眾潑了一頭冷水,男人臉上仍帶著滿滿的笑意。

  「哼,那部電視劇居然還沒演完啊?歹戲拖棚也該有個限度,每晚的電視聲弄得我都睡不好。還有,甜言蜜語你就留給其他女孩吧,瞧你身後的隊伍都不知排多遠了。」

  「吃醋了?」

  「我是倒胃口。」

  「心口不一就是這樣吧──」男人輕嘆道:「楠時,我們認識四年多來,每晚不都睡在一起嗎?想當初我們在契約上簽了字,那時布拉才多大──」

  「閉嘴!」這傢伙把助手契約書當成了結婚證書啊!?

  但不知情的優妮聽到這兒臉又更紅了些。

  「請妳別誤會。他看太多沒營養的肥皂劇,經常這樣胡言亂語。」楠時連忙解釋。

  「或許,現實中我也一直在追尋註定沒有結局的愛情。」

  男人低下頭,似乎相當煩憂。優妮小鹿亂撞的心瞬間就像被揪緊般地好生難受。

  與眼角噙著淚水的優妮不同,楠時噁心到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,冷言說道:「狄立逵,我不是說過,我有個從小就指腹為婚的對象了嗎?」

  「唉,我在妳眼裡竟是那種小心眼的男人嗎?我不也說過,妳的過去我一點都不在意嗎?」

  「我希望你在意一下。」楠時轉而對優妮說道:「真抱歉,這些錢就當洗衣費。」

  「這怎麼可以!?」優妮連忙搖搖手,拒絕楠時遞來的幾張鈔票。

  看優妮表情為難,狄立逵開口了:「楠時說得沒錯,給妳添麻煩的是我。要不這樣好了,」

  狄立逵從皮箱中取出一個天鵝絨布盒,瞥了眼優妮胸前的名牌後說道:「妳叫優妮對吧?請收下這份賠禮,算是我的小小心意。」

  「這是?」優妮伸手接過布盒。

  狄立逵朝她輕點了頭,她才小心翼翼地打開。剎那她幾乎忘了呼吸。盒中擺著一條鏤空雕花的銀墜鍊,做工之精細繁複,只能用不可思議來形容,誰來瞧一眼都知道是上等貨。

  楠時頓了下,「那不是……」

  「很讓人懷念的定情物吧?」狄立逵開玩笑地說道。

  狄立逵的輕浮,讓楠時憋了滿肚子氣,她不再多費唇舌,逕自將座位旁那只墨綠得近乎黑色、帶點復古氣息的硬殼黑箱拖出,頭也不回地朝大門外走去。

  

  優妮悄悄溜到旅館後方的靜謐庭園,神色顯得侷促不安。

  擅自收下客人的禮物,真的不要緊嗎?

  這禮物真的太貴重了,說不定足以讓她辭掉這份工作,到哪個遙遠國度享受久違的假期。優妮心裡也清楚不能收下,但不曉得為什麼,這墜鍊就是讓她忍不住想據為己有,以及那個叫狄立逵的英俊男子也是,兩樣她都難以割捨。

  當優妮再次打開擺著墜鍊的絨布盒,方才的猶疑一掃而空。她露出滿足的笑容,用些微顫抖的手拎起墜鍊。

  「別戴上去!」

  優妮驚得倒抽一口氣,她轉頭望向聲音的來源,是方才那名一臉不快的客人,這人是幽靈不成?她分明沒感覺到有人接近啊?

  「抱歉,能不能請妳把那條墜鍊還給我?」

  楠時拉了拉頭頂的軟呢帽,將帽沿壓得很低,刻意迴避了視線。

  「我可以拿同樣價值的東西跟妳交換,妳不會吃虧的。」

  「不行!狄先生送我的禮物,任何東西都不能取代!」

  優妮往旁邊跑開幾步,像是深怕寶物被人奪走似的,不安地上下打量楠時,這才發現──眼前根本是名刻意打扮成男性的女孩子!帽子下的臉龐也相當年輕,乍看就是個十來歲的少年。

  「那是條受詛咒的墜鍊。」楠時加強語氣,嚴肅地說道:「相信我,它只會為妳帶來不幸。」

  「少騙人了!既然它受到詛咒,妳拿著不也一樣嗎?」優妮大聲地反駁。

  「妳不必替楠時擔心的,優妮。」

  狄立逵突然現身。

  「受到素材喜愛,招致鬼神嫉妒的厄運一族──和旭之家。」狄立逵緩步走到優妮身旁,「若這個衰敗的古老藝術世家,真的有人繼承了血統,那一、兩個小詛咒又怎麼傷得了她呢?」

  「罪魁禍首明明就是你。」楠時瞪向他,「誰讓你拿出那詛咒物的!?

  「荒謬!別再提什麼詛咒了!」優妮怒氣沖沖地將墜鍊戴上,「看!我一點事也沒有。編出詛咒什麼的,說穿了只是想拿回這條墜鍊吧?妳小小年紀就這樣騙人──」

  「很抱歉,和旭之家從不缺這種級數的藝術品。」楠時打斷她,「還有,我不是小孩子。」

  天生娃娃臉是她的錯嗎?楠時不悅的表情在下一秒轉為警覺。

  優妮忽然看起來很不對勁,她的嘴角勾起怪異的弧度,叫人不寒而慄。

  「狄先生,我想獨佔你……」優妮喃喃說道,接著她扯下掛在胸前的墜鍊,甩出隱藏在裡頭的折疊銀刃。

  「小心!」楠時大喊。

  狄立逵轉身想看個究竟,優妮手中的利刃不偏不倚地刺進他胸膛。

  ……我竟然忘記那墜鍊是Mimic的作品!

  楠時對自己的輕忽感到氣惱,她只顧著避免視線接觸,卻忘了愛搞怪的Mimic,在墜鍊裡頭藏了點機關。

  眼前的一男一女如同慢速撥放的畫格,雙雙蹲倒在地。

  楠時奔向前,扶起癱軟在地的優妮。

  「喂!妳沒事吧?狄立逵,你該不會把她給……」

  「妳擔心犯人勝過擔心我嗎?」狄立逵抱怨著。

  「我從來只有擔心別人的份。」楠時一臉不屑。

  狄立逵不置可否撢撢身上的灰塵,若無其事地站起身,「好吧,下次我會考慮讓人在我身上開個窟窿。」

  「你何不找我?我可是隨時都想把你大卸八塊。」楠時毛遂自薦,她現在真的很想將狄立逵剁成肉醬。

  「Lucky you,這裡就有把現成的刀子。」狄立逵將那把內藏利刃的墜鍊遞給她。

  楠時則像觸電般彈開。

  「拿遠點!」如此巧奪天工的珍品,楠時卻連正眼都不願意看。

  「沒問題。」

  噗通一聲,庭園中央的水池被激起一圈圈漣漪。楠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她跑向池邊,視線在池畔來回搜尋。

  「你居然把它丟進水池!?你知道那是Mimic花了多少心血才完成的嗎!?

  楠時扶著一節樹枝、半身越過扶欄,搖搖晃晃地試圖打撈墜鍊,但她的動作動作突然僵硬,折斷了手中的樹枝。

  「放開我!」楠時咬著牙,對抱住她的狄立逵大吼。

  「偶爾心懷感激如何?」狄立逵將岌岌可危的楠時一把攬回地面,順勢貼在她身後,開口道:「話說,有關埃耳韃的下落,妳真的沒有想起什麼嗎?妳明知道我等妳的回覆等得有多苦。」

  「你再不放開,我就跟亘投訴你性騷擾!」

  「楠時,從來沒有人像妳這樣,如此考驗我的耐性。」狄立逵皺起眉頭。

  「這點我們是彼此彼此吧?」楠時沒好氣地回話。

  冷不防地,楠時被一隻強而有力的手給掐住了喉嚨。狄立逵一改先前的輕佻,語氣變得極為冷酷。

  「說,那男人究竟躲在哪裡?」

  「我早說過我不曉得埃耳韃人在哪裡,是你硬要來當我助手的。放手!」楠時舉起樹枝向後猛力一揮。

  哪知狄立逵卻忽然鬆手,楠時一個重心不穩便栽進了池塘,嘩啦啦的一陣水聲,她整個人沒入幾公尺深的水下。

  栽入水中的楠時無意間瞥見池底閃著銀色光亮。雖然嗆了幾口水,她仍打定主意朝底部游去。

  Mimic鏤空雕花墜鍊第七號,是狄立逵剛成為她助手時留下來的。那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,時間過得真快啊,埃耳韃仍然活在某個地方嗎?

  腦袋開始出現一些無關緊要的事,還沒搆著那墜鍊,楠時就眼前一黑。

  

  「楠時,(0,0)想指派個助手給妳。」

  亘的嗓子清亮,語調卻不帶情感,她本人也一樣,像個過於精緻的人偶。打從第一次見到她,楠時就感受到這種異樣氛圍,也幾乎肯定她不是人類。

  身為老闆(0,0)的代理人,亘多數時間都待在N/A列車上,負責分派case給作業人,並處理各種工作雜務。就像現在,她把楠時叫到車長室說明新的人事安排。

  「依他的經歷來看,也是個很不錯的保鑣。」亘接著說道:「只可惜,要成為作業人,他還欠缺了很重要的東西。這也是(0,0)希望他跟著妳學習的原因。」

  「太麻煩了,我不要。」楠時一口回絕。

  「帶著見習助手,也是黑箱作業人的工作之一。想當年妳在埃耳韃身邊打轉的那時,不也只是個小麻煩?」

  亘兩手撐在桌緣,那毫無起伏的聲調在車廂內迴盪著。

  「我相信妳有足夠的能力帶領見習助手。妳可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作業人,加上妳家族的優異血統──」

  楠時揮揮手要她別再說下去,奉承討好的話,楠時聽多了。

  身為「和旭之家」這古老藝術世家的繼承人,楠時天生就有感知並解讀藝術品的體質,只要一眼,就能道出作品的來歷,堪稱是一流的鑑賞力。傳聞中,和旭之家擁有幾十座藏寶庫,裡頭皆是藝術價值極高、聞所未聞的奇珍異寶。上門求一見的收藏家多如過江之鯽,之中也不乏名流政商,只求跨進和旭之家的大門門檻,以示自己的身分尊貴。

  只是,和旭之家歷代的繼承者,因身負這受詛咒的才能,代代壽命都不長。為延續這稀有的血統,楠時還沒出生前就被指定好結婚對象。

  楠時會被(0,0)選上,正是因為她亟欲擺脫家族的宿命。當時才十三歲的她,被安排在埃耳韃身邊,以助手身分見習黑箱作業人的工作。

  「要我帶見習助手可以。亘,但妳也得告訴我……」楠時正色道:「埃耳韃人到底在哪裡?他已經失蹤三個月了。」

  「一切都在(0,0)的掌控下,其餘無可奉告。」

  「能讓埃耳韃如此銷聲匿跡,只有(0,0)辦得到。」楠時壓抑高漲的情緒,如此猜測道。

  「所有的安排都是為了未來,妳只要知道這件事就夠了。會安排助手,也是同樣的理由。」

  看楠時一臉不滿,亘幽幽地說道:「想當初在和旭之家找到妳時,明明還挺可愛的,這些年埃耳韃肯定把妳當男孩養。妳也生得好看,多少打扮一下吧?」

  「我會自己把埃耳韃找出來。」扔下這句話,楠時扭頭離開。

  走出車長室前,楠時慢下腳步。

  「警告一下(0,0)吧!」她背對著亘,「夏持會是個麻煩。」

  「所有的一切,都在(0,0)的掌控下。」亘再次聲明。

  亘的身影被自動闔上的門完全遮擋。

 

--更多精采內容,

敬請期待《黑箱作業人》2017.1.20全國上市!        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東立.幻小說

qqto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