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海龍王夫夫再次合體放閃--★,:*:‧\( ̄▽ ̄)/‧:*‧°★* 

網書限定!!

凡於金石堂、博客來購買《龍的飼養準則04,即可獲得草子信老師親筆簽名明信片1份!

龍的飼養準則簽名限定版 定價: 260 元   7/6上市

限定版特別附錄!!

《龍的飼養準則摯愛情人明信片組1入2張非簽名款》

《龍的飼養準則》鍾愛宣言紫界典藏卡!!

《龍的飼養準則》番外特典小冊子!!

限量發售,鍾愛典藏。

【內容試閱】

安格爾黑著臉,身體四周的氣氛恐怖到了極點,但他仍然乖乖依照滄愔的要求,坐在辦公桌前處理堆積許久的事情。

而揚久樂就這樣待在他的房間內喝茶,悠閒地翻閱手中的古文書籍,與安格爾的態度正好成反比。

他向滄愔和伊蓮如實告知了昨晚的經過,因為有些擔心昊天仇會不會也中了同樣的招數,在他醒過來之後,特意讓伊蓮先檢查一遍。

萬幸的是,賽魯塞絲的目標只有安格爾一個人,並沒有對昊天仇下手。

安格爾記得全東海的人,唯獨遺忘他的存在──賽魯塞絲的目的很明顯,就是想要插手他與安格爾之間的事。

他們的問題還沒解決,新的問題便接踵而來,揚久樂不禁嘆息,到底要到什麼時候,他才能輕鬆過日子?

為了留個保險,揚久樂將白龍囚禁在地牢中,並且用魅水族的力量封印他的行動,不過,白龍怎樣都不肯開口解釋安格爾失去記憶的這件事。

目的達成的他,安靜地待在牢裡,不發一語。

「久樂大人,這樣真的沒關係嗎?」滄愔來到他身邊,不太放心地問道。

「現在就先這樣,反正並沒有什麼太大影響,他只是忘記我這個人而已。」

「就是這樣才令人擔心!以往的安格爾大人,滿腦子都是您。」

「搞不好把我的事情拿掉後,他能當個更稱職的龍王。」

「……久樂大人,請您千萬別這麼說。」

「這件事情到此為止。我會想辦法從初始之地的古書裡找出解決辦法。」

揚久樂將目光轉移到滄愔的臉上,與昨天相比,他已經恢復氣色,也看不出曾經崩潰大哭。關於昨天晚上他與伊蓮之間的事,滄愔請求他不要告訴昊天仇,所以他什麼也沒說。

伊蓮與滄愔之間的事情,還是要由他們自己來解決,除當事人之外都不該插手管閒事。

「龍族確實擁有這種能力,我曾看過書上的紀載。」滄愔嘆了口氣。

雖然揚久樂說不用擔心,他卻還是沒辦法釋懷,這樣的安格爾,他很不習慣,安格爾完全是把他當成了間諜,還不斷用眼神質疑他的忠誠。

「連你都這麼說,那就不會有錯了。」連熟知初始之地所有古書的滄愔都這麼說了,揚久樂只好把書合上。

「難道以久樂大人您的力量,也沒辦法解開白龍的魅惑嗎?」

「照理來說,應該可以。」

揚久樂慵懶地枕著下巴,無奈對上安格爾凶神惡煞般的視線。

坦白說,他覺得這樣還挺有趣的,甚至故意對安格爾笑,沒想到安格爾居然更加火大,咬牙切齒的模樣看起來像是想把他撕碎。

「安格爾真的很討厭魅水族呢!」

滄愔知道揚久樂玩得很樂,但仍想辦法說服他,「東海現在的情況很危險,賽魯塞絲大人這麼做,肯定是上位龍的計謀……」

「要真是某種計謀,就不會只是讓安格爾忘記我,他現在的情況,和對付上位龍沒什麼關係。」

「不,他們是要讓安格爾大人無法使用您的力量。」

「我要不要用魅水族的力量,是我的事,和安格爾沒什麼關係。」

「但現在的安格爾大人,不會相信身為魅水族的您,自然也不會允許您用魅水族的力量協助他。」

揚久樂頓了半秒,覺得有些道理。

「如果您能解除白龍的魅惑,那麼就請您趕緊處理。」

滄愔覺得繼續拖下去不是辦法,如果揚久樂只是因為有趣而不解開安格爾身上的魅惑,那他說什麼也得阻止。

揚久樂又何嘗不明白滄愔的意思?

他無奈地枕著下巴,側頭對滄愔說道:「我只是說『應該』可以,沒說能解開。」

這回,換滄愔愣住了。

「您的意思是……有辦法解開,但您做不到?」

「聽我這麼說,你腦袋裡面就想著要去找伊蓮師父對吧?」

被揚久樂一語道破,讓滄愔羞愧得低下頭,滿臉通紅。

揚久樂也不是故意讓滄愔難堪,只是不想被誤會是自己的能力不足。

「我也覺得奇怪,照理來說,我是能解開的,但就是不行。」揚久樂拍拍桌上的書本,「不然,我也不會從初始之地的古書裡找辦法。」

「不……行?」

「對,不行。」他皺起眉頭,正是因為這樣,才讓他覺得事情古怪,「安格爾身上的魅惑術似乎不尋常,最糟糕的情況,可能得直接去找賽魯塞絲問問。」

滄愔開始緊張起來,「這樣還不如從白龍那邊下手。」

「但那條白龍什麼都不會說的。賽魯塞絲派他來的目的,就只是讓他魅惑安格爾而已,而這魅惑術,恐怕是賽魯塞絲的傑作。」

他不知道賽魯塞絲是用什麼辦法透過白龍使出魅惑術讓安格爾中招,或許跟那個結界有關係,但他已經把結界摧毀了,就算他想,也無從查證。

事已至此,他不想去追原因,解決眼下的問題才是最重要的。

「滄愔!」安格爾再也忍不下去,拍桌站起,「別在那邊跟那個魅水族竊竊私語了,別忘了你是我的人!」

滄愔尷尬地站在原地,看到揚久樂對他使眼色,才乖乖回到安格爾身邊。

「請您別這麼說,那位大人是您指派的策士,現在東海情況危急,我們得詳細討……」

「討論什麼?用不著聽那個魅水族的話!東海龍王是我,事情我說的算!」

安格爾大步走向揚久樂,把他從椅子上拉起來,「我限你三秒內離開我的視線,別在我的眼前晃來晃去的,魅水族。」

「我都說了,我的名字叫做揚久樂,你好歹像以前一樣,叫我小樂。」

「我才沒這樣叫過你!」他用力甩開揚久樂,「別想跟我套近乎,我不會被你們魅水族欺騙!要是你再繼續賴在東海不走,就別怪我用武力驅趕你!」

安格爾氣憤地轉身離開,還不忘下令:「從現在開始,這個魅水族不再是我們東海的策士,誰敢再對他友好,就視同背叛東海!」

門前的侍衛被尷尬的氣氛嚇得不知如何是好,只能哀怨地看著滄愔。

在滄愔的暗示下,牠們才急急忙忙跟上安格爾。

「安格爾大人是認真的。」就是知道會有這種情況,滄愔才會急著要解開安格爾身上的魅惑術,「這下該如何是好,久樂大人?」

揚久樂好不容易回到東海,這是安格爾心心念念的結果,可現在的安格爾不但忘記揚久樂的存在,甚至將他視為敵人,想將他驅離東海。

「你放心,我哪都不會去。」揚久樂將古書收進水珠中,藏在口袋內,「安格爾不會真的跟魅水族過不去,要真是這樣,女釉也不會常常進出東海龍宮。」

揚久樂冷靜的態度讓滄愔感到害怕,他不敢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。

「別擔心,滄愔。我既然已經回來,就不會再離開。」

「……坦白說,我沒想到您在知道事實後,還願意回到安格爾大人的身邊。」

揚久樂垂下眼簾,表情嚴肅。

「我媽媽的壽命本來就沒這麼長,是玥水延續她的性命,才讓她與我爸相遇。我媽媽早就知道自己隨時都會死去,而那天,不過是剛好而已。」

「不管怎麼說,這件事情還是深深影響著安格爾大人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

「除了您母親的事情之外,奧格斯大人有提起其他事嗎?例如回到東海……」

揚久樂輕輕搖頭,「依我看來,奧格斯會暫時留在南海,不過牠還是很在乎安格爾的,並沒有真的與他為敵。」

滄愔握緊拳頭,神情嚴肅,「雖然這麼說對久樂大人很不好意思,但我沒辦法相信那位大人仍將安格爾大人視為『家人』。」

親眼看到奧格斯打倒安格爾與昊天仇的場面,讓滄愔無法相信揚久樂說的話。

只要是會危害到安格爾的存在,他都必須提防,即便是安格爾的親哥哥也一樣。

知道自己不管說什麼,也無法讓滄愔原諒奧格斯,揚久樂便不再繼續這個話題,轉而起身說道:「我想再多觀察一下安格爾的情況,搞不好能弄懂些什麼,這段時間你就和平常一樣,別有什麼動作。」

揚久樂瞇起雙眼,堅定地說道:「只要我人在這裡,就不會讓上位龍對安格爾出手。」

鮮少見到揚久樂如此認真,反讓滄愔微微一愣,接著趕緊回答:「是,謹遵吩咐。」

  

「奇怪的魅惑術?」嬌小可愛的水狀鯊魚在揚久樂的身邊游來游去,聽過他的說明後,陷入沉思,「嗯,的確有些奇怪。」

「你有什麼線索嗎?」

不想再麻煩伊蓮師父的揚久樂,轉而向鯊魚求助,牠雖然沒有伊蓮那麼厲害,但這點事情應該難不倒牠。

鯊魚用魚鰭輕拍嘴巴,「我確實有點線索,但如果跟我想的一樣,就表示賽魯塞絲的本意與你所想的相反。」

「你的意思是,賽魯塞絲是來幫助安格爾的?」經鯊魚的提醒,揚久樂稍作沉思後,喃喃自語:「如果是這樣,就能說明為什麼她只是故意讓安格爾遺忘我的存在,難道,她是想藉此提醒我什麼?」

「魅惑術的解法,應該就在初始之地裡。」鯊魚揮舞著短小的魚鰭,向揚久樂解釋:「初始之地有個藏書閣,你知道吧?」

「你是指古院?」

「對,之前瀾若讓利亞姆克管理那個地方,還將伊蓮大人囚禁在那裡。」

「這些事我都知道,你到底想說什麼?」

「其實瀾若讓利亞姆克保護古院,除了囚禁伊蓮、保護龍族古書之外,還有一個原因。」鯊魚難得認真地向他解說:「那裡有個『裏書閣』,保存著上古龍族的相關記載,想要解開上古龍族的魅惑術,你只能從那裡下手。」

「意思是,賽魯塞絲要我把那個『裏書閣』找出來,對吧?」

「嘻嘻……就是這樣。」這回鯊魚沒等揚久樂切斷聯繫,自行化作泡沫離開。

想問的答案已經問到手,揚久樂也沒怪罪鯊魚的無禮態度。

 就在他思考著賽魯塞絲的用意為何,因為心不在焉,不小心就一臉撲進某人的胸膛裡。

他嚇了一跳,沒等對方開口,趕緊先道歉:

「抱、抱歉,我沒注……意……」

抬起頭,對上的是安格爾憤怒至極的表情,他只能哈哈苦笑。

「安格爾,你怎麼會在這……唔──」

安格爾突然用力抓住他的手,將他壓制在牆壁上,拳頭狠狠打在他的耳邊,他甚至能聽見牆壁龜裂的聲響。

「為什麼沒人看著你?就讓你這個魅水族在龍宮裡獨自亂逛!?

揚久樂並不怕他的威脅,反而勾起嘴角問道:「那就由你親自看著我如何?東海龍王?」

不顧他黑臉兇惡的態度,揚久樂自動靠上前,抬起頭貼近他的唇瓣。

安格爾全身僵硬,無法動彈,憤怒的臉龐突然出現一絲猶豫,身體竟不由自主地想要貼上揚久樂的誘人雙唇。

但他很快甩開腦海中荒謬的想法,硬是推開揚久樂。

「別開玩笑!快給我滾出東海龍宮,魅水族!」

「都說我的名字叫揚久樂,別老魅水族、魅水族的喊我。」揚久樂的手和肩膀被抓得很痛,但他卻連眉頭也沒皺,直盯著安格爾看。

「我哪都不會去,這回,就算你用蠻力把我趕走,我也不會離開你身邊。」

「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。」安格爾咬牙切齒,「我可是在給你機會。」

「我也是。」

揚久樂一抬眼,安格爾的身旁立刻傳出細微的聲響,接著他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,無視他的意志放開了揚久樂。

「什、什麼?這是怎麼回事!?」安格爾慌張地看著自己的身體,他覺得自己就像個提線人偶,無法自由行動。

他的雙眸滿是怒火,像是要噴火。

「你對我做了什麼!?

「稍微安靜點……」揚久樂踮起腳,吻住他的唇。

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碰觸到安格爾,揚久樂非常想念吻他的感覺。

安格爾睜大雙眼,驚愕地看著近在眼前的這張臉,他應該感到憤怒、應該感到不悅,可是,卻不知道為什麼,揚久樂的吻令他沉溺。

炙熱的舌頭交纏,漸漸地,安格爾順著自己的慾望摟住揚久樂的腰,再次將他壓制在牆壁上,然而,這回卻不是對他發怒,而是貪婪地吻著他,不斷索求。

揚久樂早就沒再用細線控制他的身體,因為揚久樂知道,即便安格爾遺忘了他的存在,身體卻還是會老實地反應出對他的貪戀。

安格爾的手在他身上遊走,有些粗暴,卻又小心翼翼不傷到他。

溫熱的掌心緊貼在他的屁股上,手指放入兩股間,用力又不失溫柔地揉捏著;大腿強行卡在他的胯間,膝蓋頂著他,不斷磨蹭著。

「呼哈……」揚久樂微微張口喘息,面露沉醉地拉開彼此的距離,搔癢般的身體接觸,讓他無法忍耐。

雖說是他自己主動接近,但安格爾的反應比他想得還要積極。

安格爾根本沒注意這麼多,順著脖子吻下去,慢慢撥開他的衣服。

粉色的乳暈挑逗著他的耐心,在思考之前,嘴便已經吸住它。

時而舔舐、時而輕咬,讓揚久樂顫抖著,幾乎快要失去站立的力氣。

「嗯……安、安格爾……」

「閉嘴,是你先挑起的。」

安格爾低沉沙啞的聲音,藏不住慾火。

他將揚久樂扛上肩膀,一腳踹開附近的房間門,揮手將門關緊,隨即大步帶著揚久樂走向床鋪,粗暴地將他扔在床上。

才剛落床,安格爾便壓住他的身體,不讓他有逃離的機會,還一邊解開衣服,一邊對揚久樂說道:「我可不允許你在這種時候反悔。」

--更多精采內容,敬請期待《龍的飼養準則04第四條:對牠的愛至死不渝》2016.7.06 鍾愛上市!!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qqtongli 的頭像
qqtongli

東立.幻小說

qqtong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